2014年11月19日 星期三

懷人 ◎鯨向海


懷人 ◎鯨向海

我常幻想走在秋天的路上
一抬頭就看見你
巨大,而且懾人的美麗
不斷落下
卻又沒有一片要擊中我的意思

--

◎詩人簡介
鯨向海,精神科醫師。
90年代末崛起於田寮別業、山抹微雲等BBS站的寫手,曾以「南山抹北田寮」點出「BBS詩史」的概念,及其對新生代詩人的影響。善於從生活和日常簡單的語言中捕捉詩意的鯨向海自己,就是網路世代的指標性詩人之一。
鯨向海的著作有詩集:《通緝犯》、《精神病院》、《大雄》、《犄角》。散文集:《沿海岸線徵友》、《銀河系焊接工人》。

--

◎照片提供:許立德
◎照片設計:陳奕辰、籃閔釋

--

◎小編賞析

懷人一詞,自古便有。因時間或空間的錯置,讓心有所寄而不得緩解,遂感孤單寂寥之情,以此為對象的書寫類型,一般通稱為懷人。

在鯨向海的〈懷人〉裡,首句就以把自身投入景中的方式邀請讀者加入,當讀者還在「幻想」、「秋天的路上」打轉玩味時,第二行:「一抬頭就看見你」和第一行之間一個明顯的提速,馬上就逼使著讀者加入了漸快的步伐。「一抬頭就看見你」,這意味著對象「你」在內心形象中的相形巨大。而這個你,卻又等同於「巨大,而且懾人的美麗」。一行高過一行,鯨向海在寫作過程中巧妙透過二三行的換行,輕輕掙脫了第一行的慵懶情調,並在提升「你」的過程中,讓自己到了相對渺小的位置。

第四、五行「不斷落下/卻又沒有一片要擊中我的意思」應該可以連在一起看,從二三行強調其巨大的形塑抽換到第四行的「不斷落下」四字,長句銜接了短句,又是一個新的跳脫。不斷落下的主詞是什麼?此處鯨向海沒有明白交代,但不妨礙讀者的想像投射。第五行「卻又沒有一片要擊中我的意思」已經把「不斷落下」的主詞限定在「片」這個量詞中。試想當一個旅人途經一如冠蓋般巨樹,巨樹的落葉在秋天鋪天蓋地般灑落下來,置身那樣的情景中該是怎樣的震撼?但這些葉子的墜落卻都是可見而不可觸碰。

我們再回到首句「我常幻想走在秋天的路上」來看:「常」寫思慕之甚,秋天限制了時間又點了題目,幻想使這樣的情狀徒然停留在另外一個有所距離的位置。

由是這首詩可以分為兩個視角,一是想像中對象雖然巨大,卻因思念而動搖的情境;二是作品中第一人稱「我」身在其中,卻其實並未參與其中的處境。雙方像因距離而對望,這樣的對望卻又是單方面的懷思。

綜觀鯨向海全詩,所懷之人的形象化與情感雖不明白寫出,但在他的寫作策略下,這樣的不寫卻比明白寫出更令人印象深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