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9日 星期二

Nike ◎羅浩原


Nike  ◎羅浩原

終於承認
我是挫敗的首都
勝利女神降臨的時刻
我已無可毀滅
而所謂的勝利就是去紀念
立即掉頭飛走的瞬間
所謂的挫敗
就是匍伏在冰冷的偶像之下
依據身不由己的意志
任憑支配不知何時才能停止
直到她勝利的臉色
與勝利的手腕
都已頹圮
我仍是挫敗的首都
仍在懊悔臨去前的瞬間
我挽留不住的女神
而這就是勝利!

註:
勝利女神(Nike)的出現,意味著「他者」的失敗。古希臘羅馬時代遺留的勝利女神石像,往往已遭到下一個勝利者的破壞,頭部與雙手多半殘損。

--

◎詩人簡介:
作家:羅浩原
筆名:Kama、蔗尾蜂房
性別:男
籍貫:臺北市
出生日期:1977年9月19日
學經歷:政治大學英語系畢業,臺灣大學歷史研究所肄業。曾任世新大學出版中心文字編輯,曾擔任中山大學BBS站「山抹微雲」現代詩版版主,並主持個人新聞臺「蔗尾蜂房」。現任中央研究院近代歷史研究所研究助理。
文學風格:
羅浩原創作文類以詩為主。詩中顯露對人文社會的批判與關懷,語言刻意白話化與散化,以詩句提疑、推論、鋪證,讓詩句延展出論述與思考的可能,近期則移動眼光,關注「新臺灣人」的起居,探索臺灣與異域之間錯綜的歷史與現實。
文學成就:曾獲臺北市文化局出版計畫補助。

◎小編備註:因羅浩原在娑羅鶴變詩稿 : kama的「異國」.「國風」與「風情」》中並無作者簡介,故採用網路所搜尋到的資料。

◎照片提供:無
◎圖像設計:籃閔釋
--
◎小編賞析:

希臘古代所信仰的勝利女神Nike是在海戰中勝利的一方,為了凱旋紀念所雕的女神像。希臘人也相信戰爭的勝利歸屬於女神保佑。作者在首三句提到勝利女神的降臨亦即有一方獲勝,而被攻破的城池原先也供奉著勝利女神,因此興與亡便同時發生在同一座城池裡,原先的勝利女神隨著戰火被砍下頭與雙手,女神頹壞、城池易主,過去的輝煌時刻都只能憑藉記憶去緬懷了,而戰後的人民只能迎著新的城池主人、新的方規及新的勝利女神像,直到再度被戰火洗禮,勝利女神再度頹圮,無論是復辟中興又或是被其他敵患入侵,這仍是座戰敗的首都,究竟懊悔臨去的瞬間又再次因戰火被毀壞的女神,又是一個朝代的興衰開始。

作者在整首詩裡除了用希臘羅馬時代的象徵之外,同時也帶著讀者一起推進時間,整本《娑羅鶴變詩稿 : kama的「異國」.「國風」與「風情」》一書裡約略共有十三首希臘羅馬時代神話人物為主題的詩,作者有時賦予神話新的生命,偶爾也用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神話故事,除了作者的角度之外,大家也可以想想還能有哪些角度甚至是衍伸出其他的作品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