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日 星期一

空旅行 ◎孫梓評



空旅行 ◎孫梓評
 
舊金山很舊嗎,上海是哪一座海?
我從青康藏書房開始散步
天空是平行的雲林
左邊是德里,右邊是馬德里
前面是巴基斯坦,後面是巴黎
走累了,就把雙手伸進遙遠的青森
將一顆蘋果對半剖開。
 
小樽和小港,孰小?
多倫多和薩爾瓦多,誰多?
我騎著羅馬,仰光
想起花市買來的那株德黑蘭
擱在仙台上
是否盛綻猶勝米蘭?
 
我坐在挪威的森林,靠窗
翻開手中的里斯本
喝著牙買加,邊揣度誰將嫁給
特拉維夫,或是武漢。
還思索明日晚餐:
漢堡以及聖彼得堡(都是直火炭烤)
 
輕聲馴服眼中
嚮往成為地球的地圖:
誰來赦免我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
 
◎作者簡介
 
孫梓評,1976年出生於高雄。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業。現任職《自由時報》副刊。著有散文集《除以一》;長短篇小說《男身》、《女館》;詩集《你不在那兒》、《善遞饅頭》等多種。
 
--
 
照片提供:網絡素材
圖像設計:琬融
 
--
 
◎小編賞析
 
此詩的詩意在於全球各地的地名,在中文的翻譯字中,詮釋字詞與意義的連結,巧妙的善用雙關,解構了時下對「旅行」的概念。 將看似圍繞世界五大洲的旅行,倒像是看著地球儀上的字面指點,天馬行空的揣想式 『空旅行』。
 
端看詩文的段落,語調仍保有嚴肅端莊的抒情,『 天空是平行的雲林』、 『 走累了,就把雙手伸進遙遠的青森/將一顆蘋果對半剖開。 』,將景點圈點出來,又如一本正經的冷面笑匠,與讀者玩邏輯遊戲,漢堡、武漢、羅馬離開了專有地名,衍生出另一種名詞意義在詩中產生神秘的通順。
 
這趟旅行行程,一下降落在國內,一下跑到國外,彷彿經歷一陣亂流,在作者創建的地圖裡暈眩,在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中迫降。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症狀,是指人質歷經險難過程後,對於綁匪的迷戀。此詩可能是對於中文字詞的趣味所產生的創作偏執,再者,我們可以思考旅行與這消費經濟的時代,地名異化成為品牌商品:『我坐在挪威的森林,靠窗/翻開手中的里斯本/喝著牙買加』,各個地標形成概念化產物,那麼我們重新檢視一次旅行的本質、字詞的本質、文化的本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