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6日 星期日

初吻 ◎阿布


 
是時光
趁我們不注意的時候
使那年的一個初吻
成為永恆
是那個吻
夏夜裡輕輕的雨點
讓滿園子聒噪的青蛙
都變成了王子
是那個夜晚
我們忽然讀懂了詩
發現那些遙遠的星星
原來也有眼淚
是那之後
從心底流出了眼淚
一層層包覆其上
使一隻平凡的蟲豸
成為琥珀
透明的標點,標註著
那永遠不再來的
初吻般
永恆的時光
 
--
 
◎作者簡介
 
阿布
 
  1986年生,台中一中、長庚大學畢業;服役於史瓦濟蘭醫療團,現為一般科醫師。曾獲教育部文藝創作獎、聯合報文學獎、時報文學獎等,作品入選年度散文選及年度詩選。
 
--
 
攝影提供:Kaveh
美術設計:琬融
 
-- 
 
◎小編賞析
 
本詩選自阿布於聯合副刊刊載的詩作,我認為本詩以「初吻」這件事,討論在時光與情感的面向上,「永恆」是否為真的辯證。
 
敘事者將初吻視為永恆,開頭即「是時光/趁我們不注意的時候/使那年的一個初吻/成為永恆」,時間的存在便定錨了初吻,不妨就讓我們視此為戀情的發生吧!而此處的「永恆」也許就是情感的存在──在當下的彼此,我們擁有了彼此的全部,當我們回過頭來注視那個瞬間,永恆是不是就是真的了呢?
 
初吻如法術一般,「夏夜裡輕輕的雨點/讓滿園子聒噪的青蛙/都變成了王子」,況且「是那個夜晚/我們忽然讀懂了詩/發現那些遙遠的星星/原來也有眼淚」,初吻或許不僅僅是深刻的通往對方,也通往了「詩」;反過來想,初吻也讓一切發生了變化,什麼又才是真正的永恆?
 
永恆或許是初吻過後,詩裡繼續寫道「是那之後/從心底流出了眼淚/一層層包覆其上/使一隻平凡的蟲豸/成為琥珀」,這裡的眼淚是情感消逝的暗示,但它同時也封存了感情,標記了時光,接著如此寫道「透明的標點,標註著/那永遠不再來的/初吻般/永恆的時光」,看起來時光是無法永恆,然而此處「永恆的時光」卻是指向初吻的──「那永遠不再來的」,再讓我們回到第一段吧:「是時光/趁我們不注意的時候/使那年的一個初吻/成為永恆」,關鍵其實是那個「初吻」,它讓無法永恆之物也能成為永恆。
 
我不確定正讀者我如此語言迷宮的分析,你是否同意,但我猜想你也許同意這件事:如果讀這首詩也可以視為你與這首詩的初吻,那我願意相信,此刻你也在創造某種永恆,像是你的初吻一樣。

2 則留言:

  1. 小編您好:

    能否提示每首選詩的出處(詩集/詩刊/報章雜誌),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感謝您的建議,小編群會盡力做到~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