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9日 星期五

渡口 ◎席慕蓉


讓我與你握別
再輕輕抽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從此生根
浮雲白日 山川莊嚴溫柔
 
讓我與你握別
再輕輕抽出我的手
華年從此停頓
熱淚在心中匯成河流
 
是那樣萬般無奈的凝視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
就把祝福別在襟上吧
而明日
明日又隔天涯
 
--
◎作者簡介
 
席慕蓉,祖籍蒙古,生於四川,童年在香港度過,成長於台灣。於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後,赴歐深造。1966年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皇家藝術學院。在國內外舉行個展多次,曾獲比利時皇家金牌獎、布魯塞爾市政府金牌獎、歐洲美協兩項銅牌獎、金鼎獎最佳作詞、中興文藝獎章新詩獎及中國文藝協會榮譽文藝獎章等。
 
曾任台灣新竹師範學院教授多年,現為專業畫家。著作有詩集、散文集、畫冊及選本等五十餘種,讀者遍及海內外。近十餘年來,潛心探索蒙古文化,以原鄉為創作主題。現為內蒙古大學、寧夏大學、南開大學、呼倫貝爾學院、呼和浩特民族學院等校的名譽(或客座)教授,內蒙古博物院榮譽館員,鄂溫克族及鄂倫春族的榮譽公民。詩作被譯為多國文字,在蒙古國、美國及日本均有單行本出版發行。
(引自博客來)
 
--
◎小編凡妮莎賞析
 
  說起席慕蓉,直覺就會想起課堂上教過那首「一棵開花的樹」裏琅琅上口的「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是我凋零的心」。席慕蓉的文風直接,沒有複雜的意象串聯,清朗直率地直觸讀者的靈魂。小編認為席慕蓉的詩該與歌一起說,詩歌、詩歌,更能說明席慕蓉的作品,一如這首一樣朗朗動聽的渡口。
 
  敘事者透過簡單日常的語言與譬喻,說的是人和親愛之人道別的時刻。「思念從此生根」、「浮雲白日/山川莊嚴溫柔」這兩句將畫面定格在道別的那天,相當富有畫面感。這一句小編會將他和當時動盪不安的戰亂時代背景做連結,道別的那一刻就已經明白下一次見面不知道是何年何月。因此離別那天是什麼樣的情景都牢牢記著。記憶停頓在那一刻,所以才有後頭的兩段的「年華從此停頓」。
 

  第一和第二段可以看出道別的情緒在心中湧動,但眼淚卻沒有潰堤,無奈、不捨和夾雜著的悲傷全化成「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就把祝福別在襟上吧」小編認為這樣收斂的筆法,讓詩裏頭含藏情感的文氣飽滿而不至於浮於濫情。而最後的「明日/明日又隔天涯」給了這首詩強而有力的收尾 ,其中「明日」一詞後的斷句,讓前頭直接柔軟的情懷有個鼓點般的頓點;而「又隔天涯」這樣巨大的無奈解釋了敘事者情緒的來源,讓滿溢的情緒如河流一般緩緩蔓延,想一想又將有幾個明天將彼此分別?蔡琴有將這首詩翻唱成歌曲,也非常值得一聽。〈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f-90ep1Fl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