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7日 星期六

某夫人畫像 ◎余光中


某夫人畫像 ◎余光中
 
歐洲風精品店的大帝國
佔領了全世界的機場
LV,Gucci,Fendi,Bulgary
不用英文,用法文,意大利文
都無力叫她回頭一顧
最俏,最夯,最酷的時尚
也追不上她矯捷的健步
而她急於擺脫掉隨扈
反潮流一般急於追趕的
是最慢最苦最土的貧童
那些弱勢弱智化外的孩子
把他們擁抱熊抱在懷中
她投身其中的窮鄉僻壤
荒脊得種不出選票,鈔票
她排隊總愛排在隊尾
入座常常不坐在前排
她的奢侈是體育和文化
一球精準地投入雲門
眈眈的鏡頭再尖,再快
也捉不到半粒克拉的首飾
對名車,遊艇,盛宴或豪宅
慚愧,她真是無趣又無知
她眼裡似乎無貴又無富
這未免太過不近人情
你要去找她說情喬事嗎
我勸你別費事了, 聽說
她家透明得藏不了八卦
卻又閉塞得沒有後門
時裝界,美容界,狗仔隊
真掃興,都不知何處下手
百年難一見,你真的,我問你
要把她換一位夠濶的夫人?
 
--
 
◎作者簡介
 
余光中,一九二八年生,台灣大學外文系畢業,美國愛荷華大學藝術碩士。歷任台灣師範大學、台灣大學、政治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教授,中間並赴美講學四年,一九八五年起定居高雄西子灣,任中山大學文學院院長及外國文學研究所所長。現任講座教授。
 
余光中一生從事詩歌、散文、評論、翻譯,先後主編多種文學刊物,馳騁文壇逾半個世紀,文學生涯悠遠、遼闊、深沉,在華文世界已出版著作上百種,成為當代華文世界經典作家之一。
 
除了創作不輟外,更關心青年們對固有文化的認識、自我創作的能力,認為這是身為師長者不容忽視的歷史責任。近年與學者、文化界人士組成「搶救國文教育聯盟」,發起全國連署,搶救下一代的中文能力。
  
本簡介取自博客來網頁: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16981
 
--
 
攝影素材:網路素材
美術設計:宸碩
 
--
 
◎小編少年阿Ben賞析
 
余光中〈某夫人畫像〉這詩作與政治密切相關,恰好也可以幫助讀者重新對余老形象進行反省與思索。作為一名文壇大老,余光中長期以來推行的文化中國價值,和其與政壇的過從甚切,都因他向來勇於直接回應時代而形象鮮明。這首詩寫於上一次總統大選前刊登於某副刊,隨後馬上引起爭議。
 
爭議著什麼呢?我們先回頭看看這首詩,余光中的寫作與節奏感帶著一種莫名的幽默,這首詩的節奏順暢,適宜朗誦,更不會因為敘述的冗長而顯得遲滯,反而饒富趣味,可以從中窺見余老辣而彌堅的寫作手法,到了今日高齡,仍可舉重若輕。
 
這首詩用「歐洲風精品店的大帝國/佔領了全世界的機場」作為開場,一開始先把資本主義全球化的議題帶入了主題。全世界的人都愛下面提到的這些名牌......但這樣符合資本主義規則的和平佔領,是否不需要被反省呢?「不用英文,用法文,義大利文」此處似乎別有所指,一方面介紹現在的西化早已不是大英帝國領銜,而是用著不同的面貌大舉入侵原先不同的文化領土,另一方面則是對選舉之前的「英文」小小的調侃一番。
 
「都無力叫她回頭一顧/最俏,最夯,最酷的時尚/也追不上她矯捷的健步/而她急於擺脫掉隨扈/反潮流一般急於追趕的/是最慢最苦最土的貧童/那些弱勢弱智化外的孩子/把他們擁抱熊抱在懷中」這邊是為了呈現出他心目中夫人的反常與高貴,用了許多的「最」先表現夫人對那些時尚潮流的不屑一顧,然後又用了幾個「最」跟幾個「弱」來襯托夫人的關懷,但這又與選舉無關。而以下的敘述,也近乎於此,呈現出這位夫人只喜好體育與文化,不對名牌產品與關說有半點興趣。詩中有不少看似嘲諷的句子,都在表現夫人的不合時宜,但這樣明貶實褒的手法全是為了表現出夫人的特別與值得親敬。
 
那麼,這首詩的爭議是什麼呢?一部分是從鄉土文學論戰(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參考)起,長期與國民黨高層關係密切,能上達天聽的余光中便被不喜歡他的人稱為「御用文人」。而在選舉前,一個這樣的詩作出現,既可以被解讀為余光中在為自己心目中高潔的夫人以寫作的方式讚譽,亦被某些人解讀為副刊刊登了一首歌功頌德的拍馬屁作品。
 
認同這首詩的人是這樣想的:余光中為什麼不能因為喜歡夫人,而寫作這一首〈某夫人畫像〉呢?難道副刊沒有刊登的權利嗎?
不認同這首詩的人卻認為:在選舉前夕發表這樣的作品不只是敏感,甚至是一種表忠心行為。而副刊作為有發表審核權的媒體,既然也通過了,顯然也有同流合汙的嫌疑。
 
兩者看起來都有道理,這部分阿Ben就不多做評論,畢竟這是作品以外的東西。看看這首詩,其實阿Ben覺得余光中寫得還是挺有趣的,不管動機是如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