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8日 星期五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海子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餵馬,劈柴,周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願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願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願你在塵世裡獲得幸福
而我只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
 
◎作者簡介
 
海子 
 
海子(1964—1989),原名查海生,中國當代詩人。出生于安徽省安慶城外的一個農民家庭。1979年考入北京大學法律系。1932年開始詩歌創作。1983年畢業後在中國政法大學哲學系任教。在隨後的幾年中,詩人寫下了大量的優秀詩歌,先後白印詩集《河流》、《傳說》、《但是水、水》、《麥地之翁》(與西川合印)、《太陽,斷頭篇》等。詩人曾先後獲得北京大學第‘屆藝術節“五四文學獎”特別獎、第三屆《十月》文學獎榮譽獎等獎項。另外,詩人的作品還有長詩《土地》。詩人在積極創作的同時,也一直面臨著中國詩歌沒落的困境。1989年3月26日,詩人在河北山海關自決。詩人死後,其詩歌開始受到人們的廣泛關注,詩人的名字也與他那杰出的詩歌一起傳遍了中國大地。從1993年起,北大每年舉行詩歌節,以紀念海子。
 
--
 
美術設計:陳奕辰
攝影提供:網路素材
 
--  
 
◎小編L賞析
 
  海子在寫下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後的兩個月在山海關臥軌身亡。整首詩溫暖而清澈。
 
  第一段是對於自己未來的嚮往,而希望「明天」開始,做一個幸福的人。也就是「今天」不幸福。此詩中值得注意的一個微小的暗喻,是「餵馬,劈柴,周遊世界」。
 
  怎樣算是幸福的人呢?能夠擁有一點日常,並且能探索世界,那就屬於幸福的那一個端點了。乍看之下能夠理解,但仔細拆解後,實則矛盾。
 
  餵馬,劈柴兩個是平凡的日子,是隱居的生活。但周遊世界不是,那反而是一種去世界各地的騷動。但兩者之間仍有一個共通點是「離群索居」。
 
  第二段是延續前段,詩人強調了兩次告知每一個人。
 
  「和每一個親人通信」,詩人使用了通信,指自己和親人的距離遙遠,通信會產生一種不可亢的「遲到」,也就是親人會得到自己「幸福」的消息,會更晚一些。「幸福的閃電」是一個相當有趣的概念,閃電是一種稍縱即逝,且通常是使人驚嚇的一種意象。幸福是這樣子的嗎?
 
  自第二段開始,整首詩的「幸福」,開始呈現了各種矛盾,海子說的「幸福」,有那麼單純的是「幸福」嗎?應該沒有。
 
  第三段第一句提及「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這句需要和「週遊世界」連結在一起看。
 
  替每一條山河取名,取名其實是「占有」的舉動,也意味著詩人對於這個世界的占有。
 
  而其他則是對於海子身處的這個世界的祝福,對自己的祝福,至陌生人的祝福。前程、愛情,這兩項是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們所追求的「幸福」,但不是詩人的幸福。詩人只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彷彿那些他口中「塵世」的幸福,都與它無涉一般。
 
  詩人提及「塵世」,可以解讀成「俗世」,更可以轉換一個角度,解讀成「人間」,或是現實世界的概念。
 
  願你能在塵世間得到幸福,而我不行。
 
  我的幸福不在這個俗世,不在現實的世界,我的幸福只在面朝大海。我背向整個世界,你們的幸福不是我的幸福。
 
  全詩反覆地呈現「幸福」這個主題,但海子的幸福是一種巨大的「失落」,令整首詩表面上平靜溫暖,實際上是和詮釋了自己被整個世界所排斥,或自己排斥了世界的龐大疏離。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