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9日 星期六

生死 ◎瞇

火柴不點就不會死
火柴不點就會死
 
花不開就不會死
花不開就會死
 
不出生就不會死
不出生就會死
 
--
 
◎作者簡介
 
瞇,fb上叫廖瞇。本名廖怡君。
在高雄住了十多年,臺北住了十多年;
2013年移居至台東鹿野。
 
瞇是提醒自己細細地看,慢慢地想。
不過,這不是容易的事。
寫,不是為了越寫越好。
 
--
 
美術設計:簡妤安
攝影提供:CC素材|markito (@pixabay)
 
--
 
◎小編少年阿Ben賞析
 
〈生死〉一詩作為瞇詩集《沒用的東西》封底詩,呈現了一部分其對於「有/無用」的思考。阿Ben在有河book書店聽其詩集發表會時,她便以此詩作為開場,進一步對讀者探問莊子中的命題:一棵有價值的樹會被砍去、販賣,一棵沒有價值的樹卻能因此長命百歲。那麼,若你是樹,你要選擇哪一種呢?(出自《莊子‧人間世》)而這部分的思考亦經展開,從而成為全本詩集一龐大的隱喻。書名「沒用的東西」後面到底應接上一個句號或問號?是很值得玩味處。
 
讓我們回到本詩來看,瞇的思維出入於生死之間,顯得乾淨簡單,亦不難解。草草看過很容易忽略其後之意義,但若進一步將其脈絡放入「有用/無用」的放大鏡中檢視,這首詩裡面的生/死則又不如一般的概念,彷彿像是指引龐大命題的座標。
 
火柴的「作用」是點燃,但點燃卻又意味其生命走向盡頭。杜牧曾寫過:「 蠟燭有心還惜別,替人垂淚到天明。」,李商隱亦有:「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對於有用/無用的分界,蠟燭或童話故事中的火柴,本身存在的意義就是一個可以深究的問題。到底怎麼樣算是有用,怎麼樣算是有意義,算是活著呢?第二、三段承襲了先前的探索,並且進一步推展到不同的境地。阿Ben認為以花為喻已暗藏一種力量的累積,而到了第三段:「不出生就不會死/不出生就會死」時,透過段落間累積的積累,這個問題的迫切已經到了極大的程度。
  
阿Ben非常喜歡《沒用的東西》這本詩集,其文字簡單、易讀,節奏不快,卻又因此而能帶給讀者一種超越平日所見,解放日常思考的眼光。這是一本適合慢慢讀,細細讀的詩集。該書提供的閱讀想像與可能,我認為一開始想接觸新詩,卻又沒自信的讀者不可輕易錯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