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5日 星期二

異男忘 ◎潘柏霖

異男忘 ◎#潘柏霖   搭上一台列車 票面上的終點被指尖磨損 再也無法順利抵達 也不能停下   乘客指南標明車站要有終點 只是你知道 有些旅程有目的 卻注定不能前往 有經驗的旅客看見你的車票 邀請你與他一同離場 他說沒有目的 也就無所謂停在何方   你找一張椅子坐下時就已經決定 要一直搭這台車不論 終點可能不會是那個地方 就算身後還有別的燈火 你也絕對不會回望   --   ◎詩人簡介   潘柏霖,與PTT廝混多年,創作常用的ID為:Genway/urmygod/anastomosis,於詩版以Genway活動為主。筆名:呻吟/麋人。   (簡介來自:https://www.facebook.com/neverwillhappyagain)   --   美術設計: 沛容 攝影來源:Unsplash|Ermin Celikovic/Joshua Earle    --   ◎小編Cookie Monster賞析   異男忘,其實是憶難忘的諧音,專用以表示「同性戀男性」愛上「異性戀男性」後,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的單戀。「票面上的終點被指尖磨損/再也無法順利抵達/也不能停下」詩的一開頭就說明這趟愛情的旅程沒有終點,但「你」自己也無法停止對對方的依戀。這樣沒有結果的戀情,是受過傷的人才會懂的,「有經驗的旅客看見你的車票/邀請你與他一同離場」,「他」在感情的路上已經看過太多遺憾,希望帶著「你」避免這樣的結局。   即使「你」明白,「你找一張椅子坐下時就已經決定/要一直搭這台車不論/終點可能不會是那個地方」愛上了便不再猶豫,不論結果如何。現在能夠「愛」的這份心意,便是這趟旅行的意義。   性向不同的阻隔,無法去跨越,亦不能改變對方。但這份虔誠的單戀,認為對方就是自己的信仰。只要為喜歡的人付出,便不問值不值得,更不終點在何方。   而在同志的世界中,這樣的癡情似乎顯得更加憔悴。注定滿身是傷的旅途,就因為「愛」的單純,踏上了一輩子的異男忘。   http://cendalirit.blogspot.com/2016/04/20160405.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