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

那些文明不再閃電 ◎李冠緯

 
如何練習去擁抱你 
在我最臃腫的時刻 
拾起毬果吞下 
整個夏季的荒蕪 
季節分為花開和花落兩種 
我選擇含苞 
枯萎的那種文明
   
最好的男人是不言不語 
獨力耕耘自己的肩胛 
將背景站成黃昏 
是不是想念你就像 
想念閃電 
從此帶來了火光
 
--
 
◎作者簡介
 
李冠緯,1996年生。就讀淡江大學中國文學系,目前於淡江微光現代詩社寫作,擔任「每天為你讀一首詩」粉專小編。曾獲X19全球華文詩獎評審獎、校內秋水文學獎。偏好雨天、森林與睡眠。在現實的夾縫中選擇了詩,與他人交換溫度以及疼痛。
 
--
 
美術設計:楊沛容
攝影來源:Unsplash|Marcus Neto
 
--
  
◎小編賞析
 
〈那些文明不像閃電〉是李冠緯獲得國內十九歲以下寫作者最好的現代詩獎──x19文學獎的評審獎得獎作品之一。在這首詩的寫作中,不難看出一個其時未滿十九歲的寫作者,身上仍有一些前人的痕跡,卻也帶給我們一些意外,這是他自有的,獨特的氣味。讓小編我很期待他日後的發展。
 
句組與句組間的模糊,是這首詩寫作的一個特色。不難看出這首詩有若干佳句:「季節分為花開和花落兩種」、「是不是想念你就像/想念閃電」,某些「一句一組」、「兩句一組」、「三句一組」的結合方式也都很明顯看得出來。但一組與一組間呢?冠緯自有自己的辦法。第一段有「臃腫-荒蕪-枯萎」的連結,第二段則是更概念式的書寫理想形象與自己的想念。
 
或許這是一首失戀的情詩,首段一二句的語調讓小編想到席慕蓉〈一棵開花的樹〉,一種會心一笑的語調帶來的卻是深刻的現實感傷。我已經這麼胖了要怎麼擁抱你呢?你又是否因為我的身形走樣,而選擇了離開?整首詩也正因此而展開。但李冠緯的寫作(與收束情感方式)顯然內斂又溫柔:「季節分為花開和花落兩種/我選擇含苞/枯萎的那種文明」寫自己的心碎,「最好的男人是不言不語/獨力耕耘自己的肩胛」是在「自己不夠好」之下,重新收拾自己,開展鍛鍊。「將背景站成黃昏」既比喻著白天都要過去,夜晚將來,也連帶帶出了對方曾經帶給自己的,帶來火光的閃電形象。
 

哀而不傷,這是一首溫柔敦厚的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