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9日 星期一

[利文祺專欄 ▍文學騎士歷險記]要不然就一起加入ISIS  ◎ 徐珮芬

哈囉,可以給我五分鐘的時間嗎
先別走啦,我不是直銷
只是想問你
要不要一起加入ISIS
前幾天我在網路上
看到招聘訊息
  
你小的時候
難道沒有幻想過成為英雄嗎?
我啊,雖然已經決定放棄一切
在獨自前進的路上
還是感覺有點寂寞
正好看到你一臉失落
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你不覺得
揹著炸彈去環遊世界
比揹著筆電包站在便利商店裏
夾關東煮(一邊疑惑著
現在的香菇跟蘿蔔越長越小)
稍微好玩一點嗎?
  
別擔心,我也不會說阿拉伯語
聽說他們就像一個歡樂的
大家庭,夥伴們來自世界各地
看,你捧著的雜誌上
不也寫著要培養國際觀才會有競爭力
嗎?我相信從那裏畢業的人
都會是刀槍不入的
金剛之身
  
放心啦,我把豬肉乾藏在
行李的內袋,喏
等你想家的時候
再拿出來一起分享吧
  
你還在煩惱什麼呢
不要想太多了
有些事現在不去做
一輩子都不會去做了
這句話聽過吧
反正我們都是
沒有國家的人了
要不我們就一起加入ISIS
他們會告訴你 生命存在的意義
     
--
   
美術設計:沛容
攝影來源:Unsplash|Isabell Winter
   
--
  
◎小編利文祺賞析
    
電影《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有一句話:「即是被討厭,也不要一個人寂寞!」或許可以作為徐珮芬的詩〈要不然就一起加入ISIS〉的寫照。敘述者試圖在正常的世界找知己,但似乎永遠被討厭,此時,她想到可以加入恐怖份子,即便此時,全世界的人都討厭恐怖份子,害怕恐怖份子,但沒關係,至少加入了恐怖份子,她可以獲得一點溫暖,不是一個人寂寞,比一個人活在世界上好太多了。
  
也因此,當世界首先否定了敘述者,不讓敘述者有希望,她決定隨便找路人問是否加入ISIS,尋找另一個可能。她說:「我啊,雖然已經決定放棄一切/在獨自前進的路上/還是感覺有點寂寞/正好看到你一臉失落/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她的心甚至扭曲了,相信所謂的英雄主義,因為成為英雄,全世界的人都會看到她:「你小的時候/難道沒有幻想過成為英雄嗎?」然而,這樣的英雄是建立在對他人的暴力:「你不覺得/揹著炸彈去環遊世界/比揹著筆電包站在便利商店裏/夾關東煮(一邊疑惑著/現在的香菇跟蘿蔔越長越小)/稍微好玩一點嗎? 」而暴力後產生的傷亡,在敘述者看來,根本不算什麼,一切只是「好玩」,只是為了成就「英雄主義」,讓世界注意到我,並且給我溫暖。
  
在第五跟第六節,也可以看到一般的恐怖份子加入ISIS,根本不是為了什麼偉大的宗教,他們也可能吃豬肉,反正只要藏好就好。他們加入只是為了同伴的溫暖,並且在那邊,當有人接納我們時,感覺好像找到了一點「生命存在的意義」。
  
這首詩歌放在台灣的語境,我們或許可以想想當初的鄭捷。他也是被社會先否定了,沒有被愛的接納,而幻想殺人成就的英雄主義能讓他獲得更多矚目。我們也可以看到許多的中東裔的歐洲人,之後加入恐怖份子,也確實並非為了宗教,大部分是在歐洲白人社會感到格格不入,而在恐怖集團之中找到了同伴。或許,這是徐珮芬要給我們說的,即是關心周遭的人,特別是那些邊緣人,不讓那些人陷入暴力式的英雄主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