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5日 星期六

我的詩是忍恕 ◎曾貴麟

我的詩是忍恕 ◎曾貴麟
 
「因為我們是忍者,你逆」-哈特利甘藏
 
我的詩是忍術,你逆
向群鴉與廣場銅像
逆耳的風統治著廣場
 
我光是站立
鍛鍊堅忍的術
池塘水面上的陽光
掐出不同力道的曬痕
閉著氣,直到我淋雨化成水
遇沙化為塵,化為沉默
 
我光是站立
一棵樹的迷彩
執鞭的君主策動馬匹,進入
我埋伏的森林
「如此場合,還不至露面」
必須跟災難同時出場
先仿擬一顆學笑的石頭
 
某株寒松之上
幼鴿胚胎,死於殼中
無人知曉的案情
誰又能看穿萬象?
看出死亡與死亡的分別
陳情看板與擴音機鋪張的鐵樹森羅
一萬個名字、斑斑足跡
 
潦草的旗幟:「相忍為□」
持弓的青年軍官呀
你是否看的見我?
你會射向我的首級
或者懷藏、緊守的松果
──真理脆弱的核
 
我在高處站著
穿衣服的烏鴉
詩燃起煙幕
射不出一枚凶器
凝視腹背而來的鎗火
被火溺死
 
--
 
◎作者介紹
 
曾貴麟,1991年生,宜蘭人,淡江大學中文系,東華華文創作所畢業,曾任微光詩社社長,創辦淡水藝文誌《拾幾頁》,有詩文集《夢遊》、《城市中的森林》,文字x攝影展《25時區》,臺北詩歌節影像詩獎,聯合文學《Narwhal的房間》線上語音課程講師,作品入選年度詩選。
詩集《人間動物園》之管理員,溫柔地失職,只能一再釋放。
 
--
 
Q:這首詩傑出的部分在於?
 
投票選項A:豐富的意象
投票選項B:精準的隱喻
 
-- 
 
◎小編賞析:
 
《忍者哈特利》是很多人童年的回憶,哈特利是一個有著口頭禪「你逆(ni ni)」的忍者,小時候守著電視機,看哈特利與健一一起生活、與死對頭煙捲的日常衝突總是引人發笑,常常看到忘記吃飯。
 
讀這首詩我總是想到在漫畫《火影忍者》中的一段對話,宿敵自來也與大蛇丸彼此爭論「忍者」的存在究竟為何,大蛇丸指出忍者即為使用忍術之人,而自來也則說:「忍者,是能忍耐常人所不能忍耐的事情的人。」
 
本詩開始,承接標題「我的詩是忍術,你逆/向向群鴉與廣場銅像」逗趣的將哈特利的口頭禪作為句子間的連接,也省去過多的鋪陳。
 
而群鴉與廣場的銅像、寒松之上的幼鴿胚胎、軍官與我、兇器與詩,作者使用數個看似對立卻不衝突的意象作為整首詩的推進,足見作者本身對文字的敏銳。可以直接開始理解這首詩,作者將他的詩作為忍術,那作者又忍耐了一些什麼樣的事呢?
 
我們可以從一些句子中看出端倪,如「逆耳的風統治著廣場」、「執鞭的君主策動馬匹」、「陳情看板與擴音機鋪張的鐵樹森羅」,出現了某種階級式地、無力地、微弱地掙扎與對抗,以逆耳的風、執鞭的君主、持弓的青年軍官作為對整個體制的隱喻,精準而有某種童話式的想像,彷彿「正義」有如王子公主被囚於高塔。我不禁想起這些日子以來的香港——儘管這首詩完成時,香港的衝突還未發生。
 
我猜想作者心中始終有一個巨大的疑問——文學可以改變這個世界什麼嗎?當一個寫作者,面對這個世界巨大的不義時,我們的文字會有足以改變一切的力量嗎?作者似乎做出了回答「詩燃起煙幕\射不出一枚凶器\凝視腹背而來的鎗火\被火溺死」。
 
--
 
美術設計:靖涵 https://www.instagram.com/c__nh_n/
 
--
1月 #詩的三角板
本周 #LV3脈絡分野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 #我的詩是忍恕 #人間動物園 #忍者哈特利 #忍術 #忍者 #卡通 #隱喻

2020年1月24日 星期五

死線 ◎馬翊航

死線 ◎馬翊航
 
我在廢墟裡
廢墟是世界的心
鋼條穿過我,流出砂石與黑金
像一隻巨大的蟲
在你胸口來回攀爬著
告訴你,雨將落未落
 
時間抽取著
盤旋的燕子的靈魂
它們重複,在傘上領取著雨滴
領取著暗中的玻璃,血霧
最後也成為了時間
 
灰塵與忘記的事一同飄起
聞起來像小時候住的山村
我是柴火
因孤獨而被丟棄到火堆裡
因溫暖而靜靜地裂開
 
死線如蟲攀爬而來
我把傘遞給你
把燕子遞給你
你來回盤旋
低低地,丟棄了我
 
雨降下來
火靜靜地裂開
 
--
 
◎作者介紹
 
馬翊航,一九八二年生。臺東卑南族人,池上成長,父親來自Kasavakan建和部落。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現任《幼獅文藝》主編。合著有《終戰那一天:臺灣戰爭世代的故事》、《百年降生:1900-2000臺灣文學故事》。二〇一九年出版詩集《細軟》。
 
--
 
Q:讀完一次後,試著把這首詩唸出來。你覺得這首詩讓你更印象深刻的部分是什麼?
 
投票選項A:節奏的流暢巧妙
投票選項B:完整成熟的架構
 
-- 
 
◎小編 Y 賞析
 
雖然《細軟》是馬翊航第一本出版面世的個人詩集,但收錄的詩作都已十分完熟。詩人尤其擅長調度出動物、顏色、火焰的意象,在〈死線〉一詩中,詩人嫁接出一個結構純熟完整的空間,意象群諸如動物的詮釋:「鋼條穿過我,流出砂石與黑金/像一隻巨大的蟲/在你胸口來回攀爬著」、「時間抽取著/盤旋的燕子的靈魂」與火的樣貌:「我是柴火/因孤獨而被丟棄到火堆裡/因溫暖而靜靜地裂開」,都收尾並緊扣在最後末兩段。在這首詩裡敘述者的姿態之低,幽怨如彷彿交予出一切,但仍以被棄置而獨自崩解。最後詩人如是描寫:「我把傘遞給你/把燕子遞給你/你來回盤旋/低低地,丟棄了我」、「雨降下來/火靜靜地裂開」如易斷的線絲,獨自在廢墟裡死去。
  
結構的成熟,時常伴隨著節奏的掌控,掌控的過程不一定要透過字尾的押韻,詩作整體的聲腔或許更為重要。除了文字營造的畫面感,若習慣將詩唸出的讀者,也會透過朗讀感受詩的聲調,藉此判斷這首詩是否足夠順暢易讀。〈死線〉一詩將音調處理得十分巧妙,不會為了塑造韻腳,反而讓讀者唸起來感到彆扭。如詩中首段:「廢墟是世界的心/鋼條穿過我,流出砂石與黑金」、「像一隻巨大的蟲/在你胸口來回攀爬著/告訴你,雨將落未落」,就分別在高明的押韻之餘,仍然不失意象的精彩塑造。
 
對於略為熟悉台灣文壇與編輯生態的讀者而言,馬翊航自然不會是個陌生的名字。藉由《細軟》這本書,馬翊航演釋了十分巧妙的聲腔,在低低的幽怨裡又帶著細骨的刺硬。如詩人楊佳嫻在本書推薦序中寫下的精準評論:「《細軟》物象紛繁,飛鳥游魚,香灰糖粒,盆栽舊衣,顏色附帶質感與重量,箭矢一般接連不不懈地射向回憶中的自我。」便得以窺見這本詩集的氣質一二。
 
--
 
美術設計:靖涵 https://www.instagram.com/c__nh_n/
 
--
1月 #詩的三角板
本周 #LV3脈絡分野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 #馬翊航  #細軟 #死線

2020年1月23日 星期四

焚風 ◎王志元

焚風 ◎王志元
 
她踩中了磁磚上的玻璃
他沒看見衣領黃漬上的洞
是良率外的一天
 
讓罪行颳起焚風
遊行的人們憤慨地躲進冷氣房
像飲料罐上密密麻麻的水珠
 
也許這輩子就想著
如何不當第一個滑下來的
看他的指甲,掐著帆布包
裡頭裝著能開鎖的刀
 
我很久不搭捷運了
騎車和活著都像一發子彈
要人不停地旋轉
 
--
 
◎作者介紹
 
王志元,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新詩佳作、教育部文藝奬、南華文學獎、嘉大現代文學獎;部分作品收錄於《2012臺灣詩選》、《生活的證據:國民新詩讀本》,以及《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2011年出版詩集《葬禮》,當過週刊旅遊記者、人物組記者,現職為商業攝影師。
 
(作者介紹摘錄自王志元詩集《惡意的郵差》)
 
--
 
Q:這首詩是如何觸動你呢?
 
投票選項A:動態畫面的捕捉
投票選項B:特別的表達方式:描寫當下、即時的感受
 
-- 
 
◎小編冠冠賞析
 
〈焚風〉是一首動態與畫面都相當縝密的詩,在閱讀的過程,可以逐步發現,每一段文字意象及音樂性的經營,似乎導向一個具普世性的、人在社會角色的選擇中滾動的、混雜的間性生存狀態,這並不像現代詩常出現的感性抒情,而是一種更靠近哲學思維的美感經驗啟發,該如何在詩中找尋主體的定錨點呢?這是讀者,也是身為社會的打造者──我們,值得深思的認同課題。
 
讓我們從抽象的思考回到地面,回到一天的開始,「她踩中了磁磚上的玻璃」,為何是「她」?踩中了玻璃又帶代表著什麼意蘊呢,或許在父權體制中,相對於玻璃天花板的無形框架──玻璃地板的映照是一解。而男性的他未發現衣領黃漬上的洞,敘事由此開展了第一個社會氛圍的擾動,也許是性別的、是階級流動的開端,此詩第一個價值判斷:良率的外的一天,主語的指涉是對應著他還是她或是兩者呢?這個問題並沒有明確的答案,但我們能確認,這一天並非是正向的性質。
 
第二段首句「讓罪行颳起焚風」,與上一句同樣採用掩去主語,模糊敘事主體的寫作策略,接續著「遊行的人們」,消解了第一段營造的人的個體生存的詮釋,在第二個浪潮中,集體、均質、冷卻的抽象情緒被統攝成感官上密密麻麻的水珠,由此我們投入第二個生存的課題:遊行的意義闡釋,從上下文的內容推論,此遊行並非指涉特定事件,更靠近的語境是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遊行展示了秩序感的建立。
 
第三段的「也許」開始,做了一個推斷,試圖在一個時空推翻了遊行的秩序。在這段描述中,可以看見原本抽象的情緒變得更加的完整,第一個滑下來的水珠、掐著帆布包的指甲、能開鎖的刀,三個隱喻承載了人的能動性,「想」的動作串連著所有主體,由此可以體現語境中,牽一髮而動全身的緊張氛圍。
 
末段「我」不搭捷運,彷彿是觀察者的角色,但從自白中又發現了我的生存感受也有類似前三段所製造,滾動、旋轉的緊張感,只是不同於水珠及刀一類的冷兵器,我的狀態是一發子彈,纖細敏感者似乎承受了更大的壓力,心理狀態處在一種更危險的處境。
 
整首詩從腳描述到頭;由㓊出發,形成風、水珠,形成刀、子彈;從他者參照到自我;從平聲韻起,到仄聲韻收;本來發散的意義,在末段被收束成子彈旋轉的力量。這是一種複雜而當下的感受,從詩中可以看見經驗搭建與累積的進程。
 
然而在諸多悲觀或負面的展演之外,我們或許還是有生存之道──每一個我都被社會推擠而前進,前進的力量如子彈,可以選擇傷人也可以帶來改變,行動本身即是意義。
 
--
 
美術設計:靖涵 https://www.instagram.com/c__nh_n/
 
--
1月 #詩的三角板
本周 #LV3脈絡分野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 #王志元 #焚風 #惡意的郵差

2020年1月22日 星期三

哀歌 ◎楊智傑

哀歌 ◎楊智傑
 
黃昏安葬了黃昏
雪安葬雪
 
手錶安葬了海浪
時光安葬身體
 
生活安葬了死亡
死亡
沒有待在它該在的墓地
 
而你安葬了我們
鬆暖的土丘
下頭,什麼也沒有
 
而我安葬了你
 
一生從此
月明星稀
 
--
 
◎作者介紹
 
楊智傑
一九八五年生於台北,南國孩子,人模狗樣。曾獲林榮三文學獎、優秀青年詩人獎、國藝會創作及出版補助等。有詩集《深深》、《小寧》、《野狗與青空》。
 
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319472807349&kw=楊智傑&pi=0
 
--
 
#Q:這首詩的哪個部分最打動你?

投票選項A:迴盪的壓抑情緒
投票選項B:推進的儀式感

-- 
 
◎小編洪崇德賞析
 
〈哀歌〉出自智傑的新書《野狗與青空》,這首詩有敘事技巧與情節,有情感的飽滿,雖然展現虔誠感,整體讀起來,卻難以深入判斷這些敘事、情感發生的脈絡。
 
——為什麼要呢?
 
把自己的意識投入這首詩吧。讀〈哀歌〉如聽莫扎特的〈d小調安魂曲〉,音樂本身牽引著情緒,若我們試圖透過細讀去深究意義,討論「黃昏安葬了黃昏/雪安葬雪」背後的運作邏輯或每一個象徵的意義,大抵只是一場徒勞。
 
環繞著生與死的狀態差異,詩人的意識就在〈哀歌〉的進行中無目的性的漫遊。「黃昏安葬了黃昏/雪安葬雪」如此簡潔的句子,提供一種覆蓋關係,被覆蓋的黃昏和雪,以及居於其上的黃昏與雪,共同構成了一個黃昏和雪的群景。慣習於看待群景的我們,隨著智傑的敘述「發現」了一種表面景色下的覆蓋關係,這是智傑所命名的「安葬」:在表面下漸漸失去生命感的某些生命碎片。
 
第一段建立了覆蓋即安葬的邏輯,第二段近乎句式重述的透露了不同主受詞的訊息:「手錶安葬了海浪/時光安葬身體」,敘事技巧上,這是以第二段覆蓋(安葬)第一段,增添了兩段讀起來的厚重。從情感來說,智傑敘述方式的簡潔,以及層層安葬的覆蓋效果,讓海浪、身體、時光、手錶乃至於黃昏和雪......都有著壓抑感,彷彿一個意識非黑即白的世界。
 
整個句式相仿,展現覆蓋關係的一二段,都在等待下一段能展現新一層的覆蓋。下一段必須要能很統一性的蓋住這些已經顯露出的意志象徵,並且在情感上做一點變化,以避免每句單純的覆蓋關係流於貧乏無聊,且意義平行的許多條直線。
 
「生活安葬了死亡」,當智傑的第三段進行到這一句,便是試圖對一二段的意義進行統攝了:前述所有安葬與安葬者的上下層關係,無非是一種逝去與新生。智傑首句並沒有出奇招,只是規矩的整合概念,直到在第二句再開始拉長:「死亡/沒有待在它該在的墓地」詩的意涵在此處終於出現明確的意義延伸,好像原先被覆蓋的並未消亡,死亡是一個具有生命能力的名字,而不是一個永恆的狀態。敘事效果賦予死亡一個特殊的概念,但是死亡又去了哪裡?原先被安葬的事物又處在什麼樣的狀態?智傑並沒有說明,純粹創造現象,藉由翻轉「現象」,讓他變成「名詞」,使原先讀者已經在閱讀時產生慣性的覆蓋關係產生心理上的翻轉。
 
而你安葬了我們
鬆暖的土丘
下頭,什麼也沒有
 
第四段又重複了一次「安葬」的句式,此處突如其來的「你」跟「我們」,關係已無法釐清。彷彿「你」等同於龐大的世界,鬆軟的土丘,「我們」則是人類或「死亡」(而這當然可能只是隱喻了某種人類的處境)......智傑想扣合三四段的關係,讓這種安葬邏輯被深刻化。並且藉由這個並無所知的「你」,覆蓋(安葬)了「我們」(而非「我」),好像意識就此在一種虛無的狀態裡。應該在土丘中,亦應該在墳墓裡。但沒有,什麼都沒有。被覆蓋之物既然可以直指「我們」,這樣抽象的空無似乎直指人類生命的虛無處境:我(的意識)在哪裡?我(的主體)是誰?要往哪裡去?甚至加上了一層限制:什麼安葬著我?
 
詩的第五段,「而我安葬了你」,一樣是沒有什麼因果關係的句子,或許其中藏著一份狡猾。已經重複利用了許多次的「安葬」句式在這裡變奏。單句成段,下面什麼都沒有,這可能說明作者背後藏起更多的意圖,或者意圖就是表面上那麼多:再次的安葬。以「而」開頭,理直氣壯,但我們只讀到氣,不知理從何來,只能辨識出他的意圖:第五段以一種特殊邏輯再次覆蓋了三四段,這套邏輯可能是輪迴論,亦可能有其他種解釋(總之作者不解釋)。這個「安葬」建立在一個個體對一個個體之間,再也不像一二段的抽象與意義不明,或者三四段具有墳墓、土丘這樣明顯的隔絕形式,所以有別於前面四段,重新強調了「葬」與「安」這件事情的虔誠。
 
只有這樣儀式性地「覆蓋」過許多事情,卻又重新洞悉這些事情在記憶裡可以被召喚的「生存」之本質,看起來繞過一大圈的智傑才得以獲得「一生從此/月明星稀」的結論。不再是誰覆蓋了誰,什麼覆蓋了什麼,一生從此開始,星月之間自有主次,自有規矩。但這些詩人都了然於心,不做解釋。讀者只能從旁推敲他的領悟。

--
 
美術設計:靖涵 https://www.instagram.com/c__nh_n/

--
1月 #詩的三角板
本周 #LV3脈絡分野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 #楊智傑 #野狗與青空 #洪紹 #小寧 #哀歌 #敘事手法 #情感 #洪崇德

2020年1月21日 星期二

我們最後一次一起度過一個雨天 ◎崔舜華

我們最後一次一起度過一個雨天 ◎崔舜華
 
我們最後一次一起度過一個雨天,
一起吃一碗清底湯麵加蛋包
湯是熱的,裡面有醃菜和雞蛋,
蛋黃游出來像春天的魚苗,
最後一次兩個人合照,你最後一次穿
那件黑白格子的短袖襯衫。
最後一次牽手逛街,
挑新衣服給我,說我穿藍色好看。
最後一次產生情緒而沒有
擁抱,沒有親吻
你撐著傘覺得累了,
最後一次分別洗澡,
最後一次一起洗澡,
一起讀書,躺在床上,
看電視裡面別人的失敗戀情。
最後一次掉眼淚,最後一次
邊爭吵邊掉眼淚,
最後一次你對我說:
  ──我那麼喜歡你。我那麼喜歡你。
但是我再也不能
摸摸你的頭髮,哄你上床睡覺,
一起下雨,一起放晴,
花整個晚上聽你說以前的事情。
再也不能一起養一隻貓,
真對不起──我真的,真的是這麼想的
真的想拆開一只信封,
重新寫一封信,在信紙的背面寫
一千次,你的名字。
然而你要走了,
然而我要走了,
我們要成為彼此的鄰居,園丁,郵差,表親,社群好友,
各自起床,吃飯,上班,回家,刷牙,走路……
再也不會在星期天的晚上
一起抽一根菸,
分享一杯開水,一部電影,一個笑話。
最後一次和你一起睡著,
做了夢而夢裡你對我說:
  ──還可以的。還可以的。
電視裡,陌生人大聲主張明天也會下雨,
那是我唯一能夠告訴你的。
 
--
 
◎作者介紹
 
崔舜華,1985年2月生。政大中文所畢業。曾獲太平洋詩歌獎首獎,詩作曾入選年度詩選,作品散見於詩刊及網路。著有詩集《波麗露》、《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婀薄神》。
個人新聞台:《巨靈橫臥的夢境》mypaper.pchome.com.tw/cathymo
  
--
 
Q:你覺得這首詩哪個部分,最能凸顯「日常而平凡」的感情?

投票選項A:充滿日常感的意象
投票選項B:絮語般不分段的結構

--

◎小編R Shu/poem4life賞析
 
這首詩描寫一對原本共同生活戀人,未來不能繼續一起過日子,進而衍生感傷的情緒。詩作利用充滿日常感的意象、絮語般的結構,一點一滴建構出兩人共同的生活情景。

詩中充斥著許多「日常」的物件,比如蛋包、醃菜、短袖襯衫、藍色衣服,這些具體而細膩的意象,隱約告訴我們,兩人已經共同生活一段時間,習慣彼此,以至於連對方常點什麼菜、常穿什麼衣服都能信手拈來。
進入到作品的中段,詩人的目光,從物件轉向習慣,開始書寫兩人常常一起做的事,「一起讀書,躺在床上,/看電視裡面別人的失敗戀情。」「摸摸你的頭髮,哄你上床睡覺」「花整個晚上聽你說以前的事情。」這些動作的描述非常細緻,因此很具真實感。共躺一張團床、摸對方的頭髮、花整個晚上聊天,這樣的身體界線、互動模式,也呈現出兩人有多熟悉。
然而,所有令人心安的物件、習慣,都接在「再也不能」的後面,這些日常感所構築出的暖意,瞬間變得冷洌而殘酷。

除了具有「日常感」的意象,這首詩另外一個特別之處,就是全詩沒有分段,像是想到什麼寫什麼,又像是一個人叨叨絮絮的對你講述他的生活細節。
在其他詩中,詩人會利用分段,來暗示心境改變、時空轉換,或是在不同的段落,安排不同的重點。但這首詩從頭到尾,沒有太大的情感轉折、沒有太詳盡的時間遞嬗、連主題也「從一而終」。
這樣不分段的描述生活細節,也許正好吻合了兩人逐漸構築生活的經驗。這些習慣,可能在不知不覺逐漸形成,而對彼此的愛意,也是這樣漸進的加深。最後,人、感情和生活,已經密不可分。

作品的中後段,提到「起床,吃飯,上班,回家,刷牙,走路」,或許對詩中敘事者來說,一起走過的日子,已經讓對方和這些生活中不能避免動作緊緊嵌合。想像一下,每天醒來,你轉頭就能看見對方的睡臉,但未來,轉頭所見將只剩一片空蕩。面對離別,敘事者也將承受沒有他的床、沒有他的晚餐、無法想念他的上班時間,但你不能不睡覺、不能不吃飯、不能不上班,因此這樣與生活緊密融合的感情,更容易令人感覺撕裂。

作者透過這些「具有日常感意象」,和「絮語般不分段的結構」,呈現出兩個人曾共同生活的親密程度,讀者很難不隨作者的文字,掉入這樣親切、細膩而具體地生活細節,進而與敘事者同哀同悽。

這首詩的另一個特點,就是複沓的句式(就是國中學過的「排比」啦),但崔舜華的過人之處就在於,她的複沓總帶有一點點變化,不令人感到無聊,2015年小編少年阿Ben曾對此做過精闢的賞析。此外,黑白與彩色衣服的對照,味道很重醃漬物和清湯,在少年阿Ben的眼中,也透露出某些情感的細節,歡迎點進去看看這首詩不同的解讀角度: http://cendalirit.blogspot.com/2015/07/20150719.html。
 
--
 
美術設計:靖涵 https://www.instagram.com/c__nh_n/

--
1月 #詩的三角板
本周 #LV3脈絡分野
#崔舜華 #情詩 #波麗露 #我們最後一次一起度過一個雨天 #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

2020年1月20日 星期一

1月第4週導言|我應該告訴你怎麼測量詩意,但很抱歉⋯⋯ ◎李修慧

◎李修慧

本來,我應該透過這篇導文告訴大家,這週我們會丟給你很多現代詩的專有名詞,你會在投票選項裡看到「意象」「結構」「隱喻」「節奏感」等等,看起來很瞎趴的名詞。本來,我應該告訴大家,歡迎拿這些名詞去跟你朋友說嘴,對,我們想要讓你變成詩的知識份子,想要讓你透過這些工具,更精準地量測詩意。
 
但在這個剛結束大選、即將過年的日子,我私心想寫成一篇禱文。
選舉結束後,我們聽到很多令人難受的故事,所謂知識份子與所謂庶民的衝突不減,能拿經驗來說嘴跟能拿知識來說嘴的兩群人,互相對立。更痛苦的是,想像中應該要愛你的人、應該要支持你的人,現在拿情緒與愛敲詐你、攻擊你。
 
所以,回到這些看起來很瞎趴的名詞,我想說,這些讓我們「好像更懂什麼」的東西,從來,就只是工具。
只是為了讓你下一次遇到一首詩時,感動之後,能更進一步分析,你的感動所為何來。
所以,激情過後,也可以回頭想想,你的激情所為何來。我想,很多人是為了保護所愛的人、所愛的土地,才做出你覺得對社會最有益的決定。
所以,如果你還有餘力,請鼓起用勇氣,回去跟你曾經想要保護的人說說話、吃頓飯。如果還有點難受,也沒關係,先來讀詩吧,希望這能讓你想起,第一次讀詩時,純粹的感動。
 
--
 
美術設計:靖涵 https://www.instagram.com/c__nh_n/
 
--
1月 #詩的三角板
本周 #LV3脈絡分野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 #用刻度量測量詩意 #意象 #結構 #節奏
#相信詩吧 #雖然我跟你一樣害怕但我們可以一起尋找答案

2020年1月19日 星期日

〈紀錄〉 ◎鹿苹

〈紀錄〉 ◎鹿苹
 
福馬林裡浸著我們一九九四的家
 
那天
紅酒在波爾多郊外遲到
門前的五月也還未凋謝
後院的鐵杉仍靜靜罰站
窗台上的熨斗還沒涼透
草莓汁還全掛在桌巾上
分離的預感不曾被定影
一九九四
距離太陽下山還遠的很
 
那福馬林裡浸著的是一九九四
我們家
 
 
Q:如果你要寫賞析,福馬林浸著的東西是什麼?
A:家
A:一九九四
 
 
 
◎作者介紹
 
鹿苹
出生於台北。
 
成年後,總在不同語言的城市中生活,在無法悖逆的境遇下搬遷。
常感覺自己生命的過程錯置而又遲緩,往往在後一段人生中經歷了前一段;因寫日記而出版了詩集《流浪築牆》,為探訪詩人 Nizar Qabbani 的故鄉而去了遙遠的敘利亞。離開一年後,敘國的內戰爆發,恐怖分子飆起,數百萬難民流離失所。小說《左手之地》由此而起。
 
 
◎小編泓名泓賞析
 
 來,手拉手,我們寫賞析──
 
賞析是一個力求精準的語言。
如果你希望將這首詩的所有意義沒有缺漏的寫出來,那取得最精準而全面的意象,就會是一個專業讀者所要追求的技術。經過了兩三周的訓練,讀者們是不是都會寫賞析了呢?
 
 來,這篇我們得注意什麼?
 或者說,賞析詩得注意什麼?
 
首先,我們先品嘗外觀,注意到了嗎?結構相當的整齊,就像一個密封罐子。而裡面開宗明義,如瓶蓋上面的標籤寫著【福馬林浸著──】,就可以知道,這是一首封存什麼的詩。
 
因此,下面整整齊齊
排排列列的齊行句子
就是我們需要解的意
 
因此,【形式】被你抓到了,抓到【形式】這件事情,對於解一首詩相當方便,因為有明確形式的詩,通常意義都與外觀有關。看它裡面裝的東西,把時空全都靜止地,停留在一個場景之中,而這些場景卻都帶著【即將啟動】的感覺:「門前的五月也還未凋謝\後院的鐵杉仍靜靜罰站\窗台上的熨斗還沒涼透\草莓汁還全掛在桌巾上」
 
我們知道,這是一個太平盛世的停止圖像
但不知道有什麼危險即將來臨。
 
好了,所以作者停止的是【家的圖像】,但是呢,事實上,我們得明白,也許那個時代發生了什麼,而能夠代表一整個時代切片的語言,就是一個年份【一九九四】。退一步來說,我們並沒有辦法否認,家的圖像也是答案的一種,但是要更精確地說明,到底什麼被封存了,時間涵蓋的更廣、更全面,也是詩人在詩中提到的,沒有超譯的解讀。
 
好了
讀者們,一個開放式問題
一九九四,發生了什麼呢?
 
 
 
(沒找到答案也沒關係)
(因為小編也沒有找到)

美術設計:
Nysus  IG:https://www.instagram.com/nysus_/
攝影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