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9日 星期日

Hotel California ◎Eagles

Hotel California ◎Eagles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 cool wind in my hair

奔馳於黑暗的沙漠路途,冷風穿過我一頭亂髮

Warm smell of colitas, 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菸草的溫暖氣味瀰漫

Up ahead in the distance,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

就在前方,我看見遠處閃動的光

My head grew heavy and my sight grew dim

頭愈加沉重,視線陷入昏暗

I had to stop for the night

我得找個地方過夜

There she stood in the doorway;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

她出現在門口,天命般的鐘聲響起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

我忖度,

"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

這裡究竟是天堂,抑或是地獄

Then she lit up a candle and she showed me the way

她燃起蠟燭指引我前方的路

There were voices down the corridor,

迴廊底部傳來絮語

I thought I heard them say...

我聽見他們說……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歡迎來到加州旅館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place)

這誘人之地(這誘人之地)

Such a lovely face

多麼美妙的臉龐

Plenty of room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這裡空餘的房間

Any time of year (Any time of year)

不論何時

You can find it here

歡迎你的到來

Her mind is Tiffany-twisted, she got the Mercedes bends

 

She got a lot of pretty, pretty boys she calls friends

她結識許多漂亮的男孩,她稱之為朋友

How they dance in the courtyard, sweet summer sweat.

在庭院起舞,甜美的夏日汗水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藉舞蹈以記憶,有些則藉以遺忘

So I called up the Captain,

所以我呼叫侍者

"Please bring me my wine"

給我倒些酒

He said, "We haven't had that spirit here since nineteen sixty nine"

他說:「自從一九九六年,我們再沒有那樣的烈酒。」

And still those voices are calling from far away,

那些聲響不斷地從遠方傳來,

Wake you up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在深夜喚我醒來

Just to hear them say...

只聽見他們說……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歡迎來到加州旅館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place)

奇妙的所在(奇妙的所在)

Such a lovely face

那惹人憐愛的臉龐

They livin' it up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在加州旅館享受人生

What a nice surprise (what a nice surprise)

好得令人吃驚

Bring your alibis

帶著你逃逸的理由

 

Mirrors on the ceiling,

天花板的懸鏡

The pink champagne on ice

浮冰上的紅粉香檳

And she said "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

而她說:「我們在自己的監牢,做自己的囚犯。」

And in the master's chambers,

在主人的房間,

They gathered for the feast

他們聚集赴宴

They stab it with their steely knives,

他們以銳利的刀戳刺

But they just can't kill the beast

卻無法殺了那頭野獸

Last thing I remember, I was

我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是我

Running for the door

正逃向那門

I had to find the passage back

我必須找到逃出的道路

To the place I was before

回到我原先的道路

"Relax, " said the night man,

「放輕鬆,」守夜人對我說,

"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

我們照常接待旅客。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你可以隨時退房,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

但你永遠不能離開!

 

-

◎小編有庠賞析

⠀ 

此首Hotel California發表於1960年代,同名專輯可說是老鷹樂團最音樂事業最成功,商業銷量也最好的一張專輯。回顧歷經鄉村、西部、搖滾等風格的老鷹樂團,成員上也有所變動,連帶雜揉出獨特面貌。在第五張專輯收錄了這首歌,其吉他演奏多為人所稱頌,成為各地樂迷學習、模仿的經典。淒涼的吉他聲拉出荒涼的公路軸線,隨著樂音向黑暗延伸,鏡頭拉至敘述者面前,加入鼓聲。吉他聲賦予追索回憶的進程,鼓聲則穩定敘述語調,漸次堆展至副歌精準的和聲。

 

評論者對於詞中的情節有多重解釋,內容主要描寫敘述者在公路上奔馳,雜以描述當時美國洛杉磯的生活切面:狂歡、毒品、舞蹈、酒精等等意象,無法退房的加州旅館象徵難以脫逃的沉溺感。第一段敘述者動用多重感官,閃動的光、陰冷的風,以及鼻腔充滿的菸草味共同建構出荒涼景象。以上種種襯托加州旅館的誘人,為了未知可能隱含的傷害性製造更大的張力。主歌以主唱一人獨唱為主,進入副歌則加上合聲,除了呼應「我聽見他們說……」的承接句,開啟旅館內紛呈的景象。第一層張力由此產生,荒涼的環境中佇立炫目奢華的旅館,本質上的衝突除了是敘述者沉溺的理由,同時是後段敘述者發覺事態詭異的理由。

 

畫面中不斷提及的敘事對象「她」,彷彿具象化這座加州旅館,一步步引人進入,如「她燃起蠟燭指引我前方的路」。敘述者層層陷入「她」的舞蹈與夏日汗水,也順理成章地要了酒精,得到的回應卻是:「自從一九九六年,我們再沒有那樣的烈酒。」

 

類似形式的副歌,自此再次出現,產生不同意義:先前感到新奇而步入,如今熱情過度的人們顯得格格不入。中後段的吉他獨奏則給予聽者空間,如同換幕的效果,詩中的空行。進一步加深情緒之外,也做為後段啟示的鋪墊:「我們在自己的監牢,做自己的囚犯。」最後一節,一句歌詞令人不安,同樣以過去式寫成:「我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是我逃向那門」,除了描寫敘述者慌亂的行為,他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是自己逃向門,那令人猜想那他現今身在何處?

 

整體情節製造懸疑,環境景色雖已大不相同,放置到當代仍可成立。在當時,奢糜作為生命逃逸方法的年代,內部的焦慮卻未曾消失。歌詞也許僅是描寫時代切面,但的確觸及了人類思考生命的終極問題。生命如同歌曲:器樂與人聲合唱中,澎拜的聲響反而加深神秘感與不確定感。轉述旅館景象的語調如沉重的叩問,一波波的器樂經歷高潮,而逐漸散退。歌中的人聲轉印至人群心中,揭露各有自己無法逃脫的加州旅館。

 

⠀ 

 

-

▨ 美術設計 _ 浩瑋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 #當代詞選 #西洋詞選 #加州旅館 #老鷹樂隊

2021年9月18日 星期六

Remember me ◎Kristen Anderson-Lopez, Robert Lopez


Remember me ◎Kristen Anderson-Lopez, Robert Lopez

⠀ 

Remember me

請記得我

Though I have to say goodbye

雖然再見必須說

Remember me

請記得我

Don't let it make you cry

眼淚別掉太多

⠀ 

For even if I'm far away

想像我就在你眼前

I hold you in my heart

就算距離遙遠

I sing a secret song to you

當熟悉的旋律出現

Each night we are apart

像我在你身邊

⠀ 

Remember me

請記得我

Though I have to travel far

儘管我必須遠行

Remember me

請記得我

Each time you hear a sad guitar

如果吉他讓你傷心

⠀ 

Know that I'm with you the only way that I can be

知道我不在你身邊你會感到寂寞

Until you're in my arms again

只想我再次擁抱你

Remember me

請記得我

⠀ 

⠀ 

-

⠀ 

◎小編 #林宇軒 @number053 賞析

⠀ 

〈Remenber Me〉是電影《Coco》(可可夜總會,或譯「可可人生奇遇」、「尋夢環遊記」、「玩轉極樂園」)的主題曲,由皮克斯製作,迪士尼影發行。

⠀ 

從創作者來觀察,詞曲是由克里斯汀和羅伯特夫妻夫妻共同完成,兩人先前的作品有《摩門經》、《Q大道》、電影《冰雪奇緣》中〈Let it Go〉等。這首〈Remenber Me〉以墨西哥亡靈節故事為背景,配合電影中的敘事情節,讓這首歌曲在電影中並不只是一種形式,更讓其參與了情節,成為電影內容的關鍵部分。

⠀ 

這首歌曲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獎,中文版作詞由陳少琪負責。小編在進行華語翻譯時,並非逐句翻譯,而是參酌了「陳少琪」與「百老匯中譯站」的譯本,在「請記住我」和「別忘了我」之外,選擇另起「請記得我」為題;而在內文配合電影的情境之後重譯,成為以上讀者所看到的版本。

⠀ 

之所以會讓這首歌曲「不只是歌曲」的原因,在於其在電影中所代表的意義,從歌詞中也能窺見一斑——〈Remenber Me〉做為一種情感連結中的「secret song」,讓其在電影裡站定一個承載記憶、連結關係的位置。

⠀ 

以形式上來論,「Remenber me」以祈使句起始後立刻接上「Though」的反轉,強化前句的張力;就內容而言,《可可夜總會》將以往悲傷負面的死亡形象給轉化,以較為深刻與正面的概念去詮釋,而在這首歌曲以「大調」為主的設計上便可以結合形式與內容,跳脫出「音樂性」而直取「音樂」本身的特性。

⠀ 

因為這些「雖然」,讓生命多了一些缺憾,在歌詞上也扣合了電影的故事架構——死亡不是永遠的分離,只是暫時再見,這讓「記憶」在敘事中有著絕對的重要性。相較於其他歌曲,雖然沒有較為複雜的情節,但若配合電影的情境與本身後設的策略,會發現其將文字本身的能量與其他文本連結,成為電影中可以串連、也可單獨存在的部分。

⠀ 

⠀ 

-

▨ 美術設計 _ 浩瑋

2021年9月17日 星期五

The Sound Of Silence ◎Simon & Garfunkel

The Sound Of Silence ◎Simon & Garfunkel

 

Hello darkness, my old friend

嗨囉,黑暗吾友

I've come to talk with you again

我又來到你眼前與你交談

Because a vision softly creeping

因著一種幻覺正悄悄向我爬來

Left its seeds while I was sleeping

趁我深眠留下種子遍地

And the vision that was planted in my brain

爾後深植於我腦海之中

Still remains

不斷纏繞

Within the sound of silence

伴隨寂靜之聲

 

In restless dreams I walked alone

無盡的夢裡我隻身行走

Narrow streets of cobblestone

於狹窄的鵝卵石之街

'Neath the halo of a street lamp

在路燈的光暈之下

I turned my collar to the cold and damp

我豎起衣領抵禦寒氣與溼氣

When my eyes were stabbed by the flash of a neon light that split the night

當一束劃破夜空的霓虹刺穿我的眼

And touched the sound of silence

觸摸著寂靜深處的聲音

 

And in the naked light, I saw

在奪目得近乎赤裸的光中,我看見

Ten thousand people, maybe more

成千上萬的人,或許更多

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

人們交談卻未發聲

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

聽見一切卻不聞

People writing songs that voices never share

人們寫下那些歌,卻未曾共享歌聲

And no one dared

終於無人再膽敢

Disturb the sound of silence

打擾寂靜之聲

 

"Fools", said I, "You do not know

「蠢人」,我說,「你不知道的是

Silence like a cancer grows

寂靜正如癌症蔓延滋長

Hear my words that I might teach you

仔細聽我的言語讓我教導你

Take my arms that I might reach you"

抓住我手臂讓我拯救你」

But my words, like silent raindrops fell

但我的話語,正寂靜如雨滴墜落

And echoed

並且敲起回音

In the wells of silence

於寂靜之井中

 

And the people bowed and prayed

於是人們鞠躬、祈禱

To the neon god they made

向著他們創造的霓虹之神

And the sign flashed out its warning

警告的燈在其中閃熾

In the words that it was forming

組織所有文字

And the sign said,

靜謐訴說:

 "The words of the prophets are written on the subway walls

「先知的話語已被篆刻於地鐵牆上

And tenement halls"

與屋宇大廳裡

And whispered in the sound of silence

並低語於寂靜之聲中」

 

-

 

◎作者簡介

 

Simon & Garfunkel是著名美國民謠搖滾音樂二重唱組合,是六十年代最流行的樂團之一,被視為該年代社會變革的反文化偶像。其成名曲多不勝數,如〈The Sound of Silence〉、〈Scarborough Fair〉、〈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等皆為家喻戶曉的名曲。

 

-

 

◎小編淵智賞析

 

〈The Sound of Silence〉是Simon & Garfunkel1964年的首張錄音室專輯《Wednesday Morning, 3 A.M.》中的一首歌。推出後卻售量慘淡,也導致兩人散夥。到了1965年春天,該歌曲開始在電台上播放,卻意外獲得播放量的增長,也使製作人決定重新將此歌進行混音並發行,〈The Sound of Silence〉因此爆紅,也使Simon & Garfunkel重組,並以該歌名作為第二張專輯的名字。

 

介紹完歌曲背景後,讓我們來開始看這首歌。從其中的詞彙選用,如「黑暗darkness」、「鵝卵石之街streets of cobblestone」、「霓虹neon」,我們不難感知到歌曲的場景錯落於彷彿十九世紀的倫敦,因為霧氣蔓延而顯得似乎無盡的街。歌曲開始於一種精神狀態的模擬「Because a vision softly creeping因著一種幻覺正悄悄向我爬來/Left its seeds while I was sleeping趁我深眠留下種子遍地」,此一幻覺的襲來承襲前面的「darkness黑暗」,我們可以意識到不管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為何,對敘事者而言,他已經陷於一種昏昧、幻覺蔓生的精神狀態。當我們感知到了此一型態之後,這段便以「Within the sound of silence伴隨寂靜之聲」作收,這是這首歌第一次出現「矛盾」的語境——究竟寂靜深處為何會有聲音呢?

帶著這樣的疑問,我們來到了下一段,與第一段的精神狀態不同,第二段的描述卻絲毫未帶有個人的意識,而是從外界種種來進行投射——敘事者在無盡的街上行走,為了抵禦濕氣與寒氣而將領袖立起,而即使如此,卻依然有些事物是能穿過領袖直接侵襲的,那就是霓虹。我們不難感知到這裡的「霓虹」似乎帶有著文明、發展的想像,當這種感覺卻依然停留在模糊的型態,卻又回到了第一段那樣類似的語句作結:「And touched the sound of silence觸摸著寂靜深處的聲音」。然而有了第一段的內在精神型態、第二段的外在世界描摹,我們便似乎開始感受得到究竟何謂「sound of silence」。

 

接著,來到了第三段,承接上段的光,敘事者的意識開始與外界結合,而使得他看見了幻覺「And in the naked light, I saw在奪目得近乎赤裸的光中,我看見/Ten thousand people, maybe more成千上萬的人,或許更多」,這樣的幻象似乎替sound of silence作出了一種情境式的衍釋——到了此時,sound of silence的具體特徵也終於浮現:「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人們交談卻未發聲/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聽見一切卻不聞/People writing songs that voices never share人們寫下那些歌,卻未曾共享歌聲」。交談卻未出聲,聽見一切卻聽而不聞,擁有歌曲卻未共享歌聲,這是一種冷漠的姿態,在二重唱所生存的當代,這種冷漠、文明以及歌曲所想抵抗的意識形態正好重疊在此刻。因此,在下一段,他們也終於第一次對此冷漠做出了痛心的批判:

 

"Fools", said I, "You do not know

「蠢人」,我說,「你不知道的是

Silence like a cancer grows

寂靜正如癌症蔓延滋長

Hear my words that I might teach you

仔細聽我的言語讓我教導你

Take my arms that I might reach you"

抓住我手臂讓我拯救你」

 

然而,最淒涼的是,這樣的痛心疾首,卻依舊被冷漠所吞噬:「But my words, like silent raindrops fell但我的話語,正寂靜如雨滴墜落/And echoed

並且敲起回音/In the wells of silence於寂靜之井中」,此時,這一種「silence寂靜」也終於清楚地被我們所認知到。這是一種先知的嘆息,生存在知道一切正往著崩毀命運的當代,想要大聲疾呼卻始終徒勞無功,這或許是二重唱在他們唱著這些歌曲的當代,最無可奈何的命運吧。

因此,到了最後,他們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人們向著人工的神「neon god霓虹之神」祈禱,並留下最後的遺言。

 

--

 

美編:浩瑋

圖源:浩瑋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當代詞選#西洋詞選#寂靜之聲


2021年9月16日 星期四

Blowing in the wind ◎Bob Dylan

Blowing in the wind ◎Bob Dylan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一個男人要走過多少路程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才能讓你承認他是個男人?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一隻白鴿要飛潛多遠的海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才能找到一片沙灘安靜沉睡?

Yes, and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balls fly

噢,會有多少砲彈飛過天空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在他們被永遠禁止之前?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而答案呀,吾友,隨風飄盪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答案就飄盪在風裡



 

Yes, and how many years must a mountain exist

噢,一座山要矗立多久年

Before it is washed to the sea?

在它被沖刷成大洋之前?

And how many years can some people exist

要有多少人誕生與死亡

Before they're allowed to be free?

在他們被允許自由之前?

Yes, and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turn his head

噢,一個人要轉過幾次頭

And pretend that he just doesn't see?

才能假裝他從未看見那些苦難?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答案呀,吾友,隨風飄盪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答案就飄盪在風裡

 

Yes, and how many times must a man look up

噢,一個人要奮力仰望多少次

Before he can see the sky?

才能看見他心中的天空?

And how man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又要擁有多少耳朵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在他聽見人們哭泣之前?

Yes, and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til he knows

噢,究竟還要有多少生命被奪去

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

他才會知道太多人已經長眠?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答案呀,吾友,隨風飄盪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答案就飄盪在風裡

 

-

 

◎作者簡介

 

Bob Dylan,本名Robert Allen Zimmerman,1941年生於美國明尼蘇達。創作歌手、作家、2016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狄倫是二十世紀以降西方樂壇最受尊崇、影響力最大的創作歌手,在《滾石雜誌》評選的「史上百大創作歌手」名列第一。他不僅繼承吟唱詩人的民歌傳統,亦能融會古今,緊扣時代意識,翻轉語言質地,徹底改變了民謠的風貌。又與搖滾結合,打破樂種藩籬,成為青年叛逆文化的旗手。同代人風行草偃,觸發了西方流行樂的巨大變革。其後一度回歸鄉村樂與草根歌謠,並漸次鎔鑄各路樂風,賦傳統以新意,亦帶來極深遠的影響。

 

畢生獲獎無數,包括十一座葛萊美獎(含一座終身成就獎),並曾以電影主題曲獲奧斯卡獎與金球獎,1988年進入搖滾名人堂。2008年以其「歌詞創作飽含特出的詩的力量,對流行音樂和美國文化帶來深遠影響」獲普立茲特別獎。

 

2016年獲頒諾貝爾文學獎,成為第一位獲此獎項的音樂人。瑞典學院表彰他「在偉大的美國歌謠傳統裡創造了全新的詩意表達」。

 

狄倫迄今出版逾三十張錄音室專輯,並著有小說《狼蛛》(Tarantula)、自傳《搖滾記》(Chronicles: Vol.1,中文版由大塊文化出版)。他也是業餘畫家,曾出版畫冊多種,並有鑄鐵裝置等藝術創作。

《巴布.狄倫歌詩集》收錄了狄倫1961至2012年間創作的386首歌詞,中英文對照,依31張專輯次序整理,其中多首經狄倫親手重新編輯。《紐約時報》謂:「狄倫作為一位歌手而足以躋身文學史,這部書便是最有力的證據。」

 

(簡介取自大塊文化《巴布.狄倫歌詩集套書》)

 

-

 

◎小編淵智賞析

 

這首〈Blowing in the wind〉想來大家都不陌生,作為Bob Dylan最被人記得的歌之一,從1963年發行以來,深深地影響了全世界整整一世代的人。臺灣自然也不例外,楊弦的〈江湖上〉便是向此歌致敬的衍生之作之一。Bob Dylan的許多歌曲,除了對音樂的實驗,也在其中納入了許多對於人生、社會的深刻思索,這也使得他在2016年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也是第一名獲得該獎的歌手,此舉一出無數人驚訝之餘,卻也紛紛表示能理解此一選擇。然而,即使有著這樣的光環,Bob Dylan卻在半年後,才親自領取此一獎章。在許多人譴責他傲慢無禮的同時,卻也得以讓我們看見他如何視這些榮譽如浮雲,也讓我們在他身上,真真正正地體會到了何謂「吟遊詩人」的姿態。正如Bob Dylan曾在1969年的訪談中說過:「我只把歌詞看成用來唱的東西,真正重要的,是字句依附的音樂。我寫歌,是因為我總得有些什麼可唱。這是紙上的字句和歌曲的差別:歌在空中轉瞬即逝,紙頁卻能長留。一位偉大的詩人,比方華萊士‧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 1879-1955)未必能成就偉大的歌者。一位偉大的歌者,像是比莉‧哈樂黛(Billie Holiday, 1915-1959),卻總是能夠成就偉大的詩人。」*

 

回到歌詞,整首歌分成三段,每段的結構近似,由三個問題開始,並以「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答案呀,吾友,隨風飄盪/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答案就飄盪在風裡」作結,彷彿屈原面對世間種種萬物所賦之《天問》,差別在於Bob Dylan問的問題並不像屈原那樣從天地離分、陰陽變化、日月星辰等自然現象,一直問到神話傳説乃至聖賢兇頑和治亂興衰等問題。Bob Dylan的問題如此簡單,在三段分別開頭的第一個問題,他只問了白鴿、高山和天空,接著便回過頭來,以此自然現象的推移隱喻接力至人的存在:和平與戰爭、自由與囚禁、死亡與生命,這三件事幾乎便是人類有史以來永恆的命題,然而經過幾千年的歷史,我們卻似乎依然陷於這樣的困境,無法脫身。Bob Dylan歌中所建立的世界,便不僅僅只是當代,而是只要人類存在一日,便永遠無法迴避的。也正因如此,他的歌反應的世界觀永遠不會過時,在一個吟遊詩人走在風裡時,他所歌唱的一切,也正隨著風,垂問著一切尚在變動的事物、一切人的行動,而這些問題,也正問著我們:究竟人類能否為人類自身造成的苦難負起責任?

 

-

 

參考資料:

馬世芳〈以歌詞躋身當代文學史——談巴布.狄倫的創作歷程〉

 

--

 

美編:浩瑋

圖源:浩瑋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當代詞選#西洋詞選#巴布狄倫#隨風飄盪

2021年9月15日 星期三

7 years ◎Lukas Graham

7 years ◎Lukas Graham


Once I was seven years old, my mama told me

那年七歲,媽媽告訴我

Go make yourself some friends or you'll be lonely

去交些朋友吧,否則會很寂寞的

Once I was seven years old

那年我七歲的時候

⠀ 

It was a big big world, but we thought we were bigger

世界如此廣闊,我們卻認為自己更加強大

Pushing each other to the limits, we were learning quicker

把彼此推到極限的邊界,學得太快

By 11 smoking herb and drinking burning liquor

在十一歲時就吸著大麻、喝著烈酒

Never rich so we were out to make that steady figure

不曾富有,為了穩定收入在外奔走

⠀ 

Once I was 11 years old, my daddy told me

那年十一歲,爸爸告訴我

Go get yourself a wife or you'll be lonely

娶個老婆吧,否則會很寂寞的

Once I was 11 years old

那年我十一歲的時候

⠀ 

I always had that dream like my daddy before me

我一直想成為跟父親一樣的人

So I started writing songs, I started writing stories

所以我開始寫歌、寫下故事

Something about the glory, just always seemed to bore me

名譽一事,對我來說微不足道

'Cause only those I really love will ever really know me

我明白唯有我愛著的人,才真的懂我

⠀ 

Once I was 20 years old, my story got told

那年二十歲,換我的故事被人訴說

Before the morning sun, when life was lonely

但太陽升起之前,生命仍是如此寂寞

Once I was 20 years old

那年我二十歲的時候

⠀ 

I only see my goals, I don't believe in failure

我眼裡只有目標,不相信失敗

'Cause I know the smallest voices, they can make it major

我知道最微小的聲音,有一天也會響徹雲霄

I got my boys with me atleast those in favor

交了幾個志同道合的兄弟

And if we don't meet before I leave, I hope I'll see you later

若在我離開以前仍無緣份,也希望以後能夠相見

⠀ 

Once I was 20 years old, my story got told

那年二十歲,換我的故事被人訴說

I was writing 'bout everything, I saw before me

我寫下一切眼見所及

Once I was 20 years old

那年我二十歲的時候

⠀ 

Soon we'll be 30 years old, our songs have been sold

很快就要三十歲了,我們的歌曲受到青睞

We've traveled around the world and we're still roaming

環遊世界,從不停止漫遊

Soon we'll be 30 years old

在我們快要三十歲的時候

⠀ 

I'm still learning about life

我仍在學習面對生命

My woman brought children for me

妻子生下我們的孩子

So I can sing them all my songs and I can tell them stories

我可以唱著自己的歌,跟他們說我所有的故事

Most of my boys are with me

哥兒們大都還在我身邊

Some are still out seeking glory

有些則仍在追求名利

And some I had to leave behind

有些朋友必須被留在過去

My brother I'm still sorry

兄弟,我很遺憾

⠀ 

Soon I'll be 60 years old, my daddy got 61

轉眼間我就要六十歲了,但父親永遠停留在六十一

Remember life and then your life becomes a better one

要記住生活的每一刻,你才會感受到更好的人生

I made the man so happy when I wrote a letter once

我寫了一封信,就讓他展開了笑顏

I hope my children come and visit, once or twice a month

我希望我的孩子來看看我,一個月一兩次也好

⠀ 

Soon I'll be 60 years old, will I think the world is cold

很快我就要六十歲了,到時會不會覺得這世界很冷漠?

Or will I have a lot of children who can warm me

會有暖心的孩子陪伴在我身邊嗎?

Soon I'll be 60 years old

轉眼間我就要六十歲了

⠀ 

Soon I'll be 60 years old, will I think the world is cold

很快我就要六十歲了,到時會不會覺得這世界很冷酷?

Or will I have a lot of children who can hold me

會有孩子在我身邊,扶持著我嗎?

Soon I'll be 60 years old

很快我也要六十歲了

⠀ 

Once I was seven years old, my mama told me

那年七歲,媽媽告訴我

Go make yourself some friends or you'll be lonely

去交些朋友吧,否則會很寂寞的

Once I was seven years old

那年,我只有七歲的時候

⠀ 

-

 

◎作者簡介

⠀ 

盧卡斯葛拉漢樂團(Lukas Graham)是一支丹麥流行樂及靈魂樂樂團,。現時樂團成員包括主唱Lukas Forchhammer、鼓手Mark Falgren、貝斯手Magnus Larsson 。

-

  

◎小編品嫺賞析

⠀ 

這首歌從僅有七歲的童年時期開始,帶著聽眾一起體驗了主唱 Lukas 的人生。歌詞淺白易懂,甚至有些琅琅上口,讓聽覺與靈魂得以貼合著音樂,感受這首歌當中譜出的故事。

⠀ 

並非富裕的童年,讓 Lukas 從小就被迫長大,毒品與烈酒就是他的兒時玩伴。但他沒有因此走上歪路,父親一直是他心中的領袖,為了成為跟父親一樣的人,他開始接觸音樂、寫歌。到了二十歲, Lukas 的心境也有了成長。

⠀ 

二十歲的自己充滿了力量與衝勁,擁有犯錯的餘地也不畏嘗試;三十歲便開始小有名氣。而〈7 years〉的發行年份(2015)正是Lukas快要邁入三十的時期,這段歌詞可以說是對自己野心的描寫,數年後回頭來看,更是成了自傳的一部分。隨著歌曲的推進,在三十歲之後,家庭成了新的和弦,也必然要面對關係的離別,都是生命要持續學習的重要課題,。

⠀ 

接著歌詞跳到了六十歲的人生,嘹亮的歌聲彷彿是在對世界吶喊。少了年輕時的那份衝動,到了六十歲,對生活有了更多的體悟:理解了要把握當下的每一刻、理解了到了老年希望有孩子在身邊陪伴的渴望。主唱不斷對世界提出疑問,在懷疑、不安的同時,也勾勒出了自己想要的模樣。時間的消逝如此之快,但往往都是等到過去了才會意識到自己的不珍惜。

⠀ 

至此年齡就不再推進,因為影響至深的父親只活到六十一歲,接下來就沒有藍圖可以參考。在歌曲的最後,我們又回到了原點,一切激昂的情緒恢復平靜,緩慢地重新審視經歷過的一切──那年,還只有七歲的時候。

⠀ 

四分鐘的歌曲就道盡了六十年的一切,同時寫給自己,也寫給父親。

⠀ 

-

 

▨ 美術設計 _ 浩瑋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 #當代詞選 #Lukas Graham #7 years

2021年9月14日 星期二

Porque te vas ◎José Luis Perales

Porque te vas ◎José Luis Perales

 

Hoy en mi ventana brilla el sol

陽光照耀在我今日的窗前

Y el corazón se pone triste contemplando la ciudad

遙望著城市,我的心變得哀傷

Porque te vas

因為你離開了我

 

Como cada noche desperté pensando en ti

因為想你而醒來的每個夜晚

Y en mi reloj todas las horas vi pasar

望著時針裡所有時間隨你消逝

Porque te vas

因為你離開了我

 

Todas las promesas de mi amor se irán contigo

我所有的愛都隨著你消逝

Me olvidarás Me olvidarás

你將會忘記我 你將會忘記我

Junto a la estación hoy lloraré igual que un niño

在車站前面我哭得像個小孩

Porque te vas Porque te vas

因為你離開了我 因為你離開了我

Porque te vas Porque te vas

因為你離開了我 因為你離開了我

 

Bajo la penumbra de un farol se dormirán

街燈下一切都將睡去

Todas las cosas que quedaron por decir se dormirán

要訴說一切的萬物都將沉沉睡去

Junto a las manillas de un reloj esperarán

他們將與時針一同靜謐等待

Todas las horas que quedaron por vivir esperarán

剩餘的時間都為了等待而存在

 

Todas las promesas de mi amor se irán contigo

我所有的愛都隨著你消逝

Me olvidarás Me olvidarás

你將會忘記我 你將會忘記我

Junto a la estación hoy lloraré igual que un niño

在車站前面我哭得像個小孩

Porque te vas Porque te vas

因為你離開了我 因為你離開了我

Porque te vas Porque te vas

因為你離開了我 因為你離開了我

 

-

 

◎作者簡介

 

José Luis Perales,西班牙創作歌手,生於1945年,製作了27張專輯,在全球賣了超過五千萬張。有多首名作膾炙人口,如〈Quisiera Decir tu Nombre〉、〈¿Y cómo es él?〉等。

 

-

 

◎小編淵智賞析

 

*因為小編不太會西班牙文,因此歌詞參考翻譯來自彼時觀賞電影《飼養烏鴉》時所領略的大約語境。若有翻譯失真之處,尚請讀者不吝指出,合先敘明。

 

此首歌為José Luis Perales在一九七四年所演唱,並收錄於專輯《親愛的朋友Mis amigos》中,後來被Jeanette重新翻唱,作為一九七六年電影《飼養烏鴉Cría cuervos》的主題曲。在電影中,安娜目睹其父親在偷情過程中暴斃,因此小心翼翼地清理了現場,並認為自己是那個兇手,讓父親為他的不忠付出了代價。父親死後,安娜被姑媽接去與他的另外兩個小孩一同撫養,而這首〈Porque te vas〉,便是在安娜與另外兩個姊弟趁著姑媽出門時,打開收音機,學著大人們跳舞、梳妝打扮時,所播放的背景音樂。彼時安娜尚未從自己成為弒父兇手的震驚中回復過來,因此這首歌歌詞中所隱含的光芒有多明亮,便更顯得當時安娜的心境之陰暗。而在後來這首歌每一次的播放中,便又暗合了整部電影的情節,而跌入一層又一層更深地黑暗。然而結局卻讓我們知道,一切都只是起始於誤會,卻因著這次誤會,而讓一個小孩的善良與天真就此遠去,因此歌詞的「因為你離開porque te vas」中的「你」,便不僅僅只是在講情人、父親之類的親密對象,更以此影射了多重的角色。

 

回到這首歌,整首歌其實很單純,基本上只有兩個不動的場景與一個正在哭泣的人。就場景而言,有兩組應可被判讀為白天/黑夜的組合,分別為「陽光、城市、車站」,和「夜晚、街燈」,兩組時間點不同的場景,昭示了兩種「我」的狀態,分別是白天在車站分別時,「我」哭得狼狽的姿態,以及深夜看見時鐘時,「我」因為思念,而感覺一切都在流去,而「我」才驚覺一個人剩餘的人生,往往會皆因一件事而再三掛牽,因此說出了「Todas las horas que quedaron por vivir esperarán剩餘的時間都為了等待而存在」,無論是因為親愛的人的離開,或是先前在談到電影《飼養烏鴉》時,孩子天真的消逝,都成了一種隱喻,隱喻著事件本身並非讓我們成長或是眷戀的主因,而是事件之後,留下的更之前的原因以及遺憾。而遺憾之所以是遺憾,便正正起因自他們從來無法被彌補。

 

-

 

▨ 美術設計 _ 浩瑋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 #當代詞選 #Porque_te_vas #José_Luis_Perales

2021年9月13日 星期一

九月第二週 重返語言的密碼:西洋詞選 ◎責編文/林淵智

 

九月第二週 重返語言的密碼:西洋詞選 ◎責編文/林淵智

 

在現在中生代的作家作品中,我們不難發現在一九七零年代,民歌風氣方興的臺灣,Bob Dylan、The Beatles、John Denver等歌手,對當代文青有著十足深遠的影響。從詞曲中所傳達的種種反戰、平等意識,到千變萬化的戀愛型態,都對一整個世代的臺灣人,找到了一種宣洩情緒,尋求共同體的模式,催生了臺灣音樂時代的文藝復興。而這些西洋歌手所傳唱的歌,除了韻式、內涵外,也有著因非母語語言所陌生化後,對整首歌造成的神祕感。以及這種神祕感帶給我們的奇妙的聆賞經驗。

 

因此在本週,我們選擇了六首歌曲,分別為五首英文歌及一首西班牙文歌,包括了上個月上映的《尚氣與十環傳奇》中的主題曲,The Eagles的〈Hotel California〉。並由寫手重新翻譯後進行賞析,祝各位讀者閱讀愉快。

 


-

 

▨ 美術設計 _ 浩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