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再見十四行 ◎楊牧


 [文學騎士歷險記]
                
再見十四行 楊牧
  
樹葉一直伸到紗窗前了(那些
曾經掉光的唇形葉子,去年冬天掉)
太陽透過它們,在草地上繪一匹金錢豹
我坐在盛夏的尖峯
和冷氣機一起工作,蟬聲時起時歇
最長的一段知了有時會超越記憶的範疇
使我想起破碎的句子灑滿上午的眠牀
七月的亞熱帶,幽寒的臥房,汗
在持續的叮嚀中,一匹金錢豹慵懶立起
似乎聽見了甚麼訊息或是我斷然的
口令吧,它移步走向你並且俯身看你
聽你訴說一些心事,破碎的句子:
大片的雲在海外翻滾,時速四十公里
遙遠,有人一生都活在你的陰影裏
  
--
                       
美術設計:許宸碩
攝影來源:Flickr c.c.photographyplayers (https://www.flickr.com/photos/photographyplayers/18952745101/ ),原圖加上文字及Logo,以CC BY方式分享(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2.0/
      
--
    
◎小編利文祺賞析
   
〈再見十四行〉是一首道別詩,寫於一九八四年夏天。敘述者在冷氣房工作,聽到的蟬聲彷彿超越了有限的記憶,到達幾乎遺忘的一段歲月,關於眠牀、七月、臥房、和汗水。陽光透過枝葉的縫隙灑落在草地,成了一匹金錢豹,牠立起並彷彿想要聽到將離去的「你」說些什麼。詩末的「有人一生都活在你的陰影裏」可解讀為「你」對「我」說的話,如果「我」作為「金錢豹」聽到這是「你」說的句子,但也可以解讀為「我」對「你」說的話,不管如何皆表現了當對方離去,另一人將永遠的為此傷愁。

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

傷心的時候 ◎任明信


傷心的時候 ◎任明信
 
傷心的時候就抱著貓
貓柔軟
貓不理你
 
傷心的時候
就抱著你
送的魚缸
 
魚缸沒有水
魚缸有魚
 
--
 
◎作者簡介
 
devmask,一九八四年十一月生,高雄人,中正大學經濟學系,東華大學創作暨英美研究所畢。喜歡夢,冬天,寫詩,節制地耽溺。
 
--
 
美術設計:黃奕文
 
--
 
◎艸祭詩社陳禹如賞析
 
這首詩裡出現的名詞簡單明確,貓、你、魚缸、水、魚,好似傷心也不過是這麼容易言說的、日常的處境。
 
詩題為「傷心的時候」。傷心的時候,我們通常會說:去看海吧。去慢跑吧。去聽首快樂的歌吧。去做一件不那麼傷心的事吧。
 
從第一段開始,「傷心的時候就抱著貓」我們以為詩人將告訴我們傷心的解套,然而詩人顯然不這麼打算:「貓柔軟/貓不理你」讓人聯想,當你輕撫貓柔軟的身軀、索求溫暖的陪伴時,貓卻無謂的離去(如同任何一隻有個性的貓),徒留你的尷尬與失落。
 
在第一段感受到細微的疼痛,隨後讀至第二段,同樣的句型出現:「傷心的時候/就抱著你」以為書寫了擁抱的溫情,下一行卻以「送的魚缸」擊碎了原先的溫柔想像,原來抱著的不是你,而僅僅是你送的魚缸。因換行節奏產生的巧妙誤會,讓人感受到一種戲謔的惆悵。
 
而詩人選用「魚缸」的意象,讓筆者想起過去觀看魚缸的經驗:魚兒游來游去,眼睛不眨地看著你,玻璃魚缸限制了他的生存,只聽得見氣泡啵啵聲。
 
我們發現詩中提及的,不論貓或魚,都是非常安靜的。你知道他存在,卻像是無法觸碰彼此般,各自地活著。更是一件傷心的事情。更加醞釀了全詩安靜又溫柔的傷感情緒。
 
在第三段,「魚缸沒有水/魚缸有魚」已是傷心的最後一把刺痛。提及魚缸,我們會先想像其有水、有魚,否則僅是一玻璃器皿。詩人卻說魚缸沒有水,只有魚,那隻魚是否仍活著?或者已然死絕?那隻魚象徵的是誰?詩人以此作結,留下一瞬愕然與無盡想像。
 
以短短數字成行,寥寥數行成詩,簡易字句構成意境,但從不明說其中滋味,留待讀者感受。讀來像是自語呢喃,像是已經不願意、也無法再以更多言語述說所謂傷心。
 
也許詩人想要的,就是在傷心的時候,節制地耽溺其中。傷心也要傷心得真心誠意,因為每個傷心的故事,都值得被深刻記憶。
 
--
 
◎中山醫學大學艸祭詩社
 
相信文學,認為文學本是對人、對世界的關心。艸祭是中山醫唯一一個文學性社團,成立至今約兩年,活著是為讓喜歡文學的人不至無處可去。目標以親切有趣的各種方式玩文學,幼苗茁壯中,歡迎灌溉。


--

我不知道怎麼樣去愛這樣的人 ◎徐珮芬


我不知道怎麼樣去愛這樣的人 ◎徐珮芬
 
挺拔而古典
相信世界如同相信自己
親手栽種的山茶花
必在春天綻放
 
純粹而溫暖
掌紋裏有好多故事
並且那些故事
都是可以說的
 
騎車小心翼翼
在每一個轉角打方向燈
禮讓整條入夜的街道
對每一盞路燈致敬
並且準時回家
 
暖色系
喜歡緩緩升起的林間炊煙
和廢棄的舊日鐵道
猜測枕木的去向
 
我不知道怎麼樣去愛這樣的人
 
--
 
◎作者簡介
 
徐珮芬,1986年生,高雄出生、花蓮長大,清華大學臺文所畢業。自稱「寫作是為了使人愛我。」。此篇選於詩集《還是要有傢俱才能活得不悲傷》,另還有詩集《在黑洞中我看見自己的眼睛》。
 
--
 
美術設計:黃奕文
 
--
 
◎艸祭詩社蔡蕙玲賞析
 
在閱讀〈我不知道怎麼樣去愛這樣的人〉時,你是否也感受強烈的衝突,出現於前面完美的形象與最後「不知道怎麼愛」的狀態之間呢?詩人在首二節堆疊出完美的形象,「挺拔而古典」、「純粹」等等,彷彿在形容一尊高貴純淨而不得侵犯的女神;接著在三四節,這位女神從幽幽的山谷走進日常生活中,即便如此,她的氣質仍體現在舉手投足之間,不論是開車的習慣還是喜好興趣,都無法脫離純淨的意象;然而,最末節的一句話卻打破眼前一切美好的畫面:我不知道怎麼去愛這麼完美的人,我不知道怎麼去愛這位完美的女神。
 
若我們把「完美」的意象停留於此,我們可以得到一種揣測:不知道怎麼去愛,是因為這個世界不存在這樣的人,完美而毫無瑕疵僅止步於童話故事裡,因為沒得愛,所以不知道怎麼愛。但我們也可以更進一步地去解讀,但在解讀前想請各位想想,這四段的敘述是否讓你想起某個人,也許是現在正暗戀著的人、也許是當年的初戀情人、也許是期望中的完美情人……總之,就是那些你愛不到的人呢?人類有種天性,會將得不到的人事物想得過於美好,他們在我們的大腦中,就像是一尊無法接近的男神或女神般,是永遠神聖的存在,然而回到正題,這些人不正是我們得不到的人嗎?不會愛或不知道怎麼愛可能是因、也可能是果,但無論如何,「我就是不知道怎麼愛」。
 
--
 
◎中山醫學大學艸祭詩社
 
相信文學,認為文學本是對人、對世界的關心。艸祭是中山醫唯一一個文學性社團,成立至今約兩年,活著是為讓喜歡文學的人不至無處可去。目標以親切有趣的各種方式玩文學,幼苗茁壯中,歡迎灌溉。


--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約莫凌晨三點半 ◎高軒


約莫凌晨三點半 ◎高軒 
 
大概是在準備出航的時候
管理船隻的人
把槳丟向大海
把帆拆至岸上
把船翻成了拱起的另一面
我們站在背脊上
靜靜的等他下沉  
-
 
◎作者簡介 
 
高軒
朝陽霧詩社
社團吉祥物,種類是馬鈴薯,每天都睡不飽 
 
--
 
美術設計:廖柏任
攝影來源:廖柏任
 
--
  
◎朝陽霧詩社賞析
 
整首詩雖然動機上不太合理,卻意外充滿畫面感,非常有趣。
 
凌晨三點被本該是萬物沉寂的時間,卻遺漏了許多人在夜裡點著零星燈火,面對著工作、課業、或只是一個許久未見的人;他們成為了夜晚理所當然存在的元素。
 
感覺上作者是相當疲憊的,在漁船準備出海時,卻將帆與槳拋棄,選擇默默沉入寂靜的大海。
我們站在背脊上,有選擇不要下沉的餘地嗎?
 
­
特別把船帆到另一面,我不用另一面是因為這樣寫超沒有意思的,又覺得他長得很像脊椎 於是就這麼誕生了。  -高軒
 
--
◎霧詩社介紹
 
成立至今八年,在文學系所百花齊放的時代,身為一所沒有文學科系大學的學生,霧詩想提供對文學有興趣的同學一片綠洲,而我們主要在推廣現代詩,請大家多多指教。
 
現任社長:廖柏任|https://goo.gl/zKuqun
粉絲專頁:霧詩社|https://goo.gl/zh2Jem

--

汁 ◎林思儀


汁 ◎林思儀
 
你想像夏天的女孩,如水一般
面色潮紅
撐起傘在艷陽天裡
 
想像高溫促使
粒子雀躍著
湧動那咫尺外的氣息、體香
絲毫便足以撐起頂天的棚
 
僅是想像
身體出水不斷的出水
於是你笑,尷尬地說剛游完泳
 
彷彿地球毀滅之際
連綿蜃景
在無水的泳池溺斃-
 
◎作者簡介 
 
林思儀
朝陽霧詩社第七屆社長,夏天會瘋狂流汗a理工肥宅。
--
 
美術設計:廖柏任
攝影來源:廖柏任
 
--
  
◎朝陽霧詩社賞析
 
文中多次出現想像二字,可以感受到作者所要表現的強大慾望;而將水以不同的形態安插在各段落中,讓整首詩富有趣味。
 
作者描寫男性對於女性的慾望相當直率,卻不讓人感到直接的反感;在熾熱無比的天氣裡,汗如雨下的他與景色形成強烈的對比,那是富含賀爾蒙和想像的生成物,最終溺斃於滿溢的假象中,讓人些許感傷卻又矛盾的嘴角上揚。
 
「夏天很熱、流很多汗,腦袋也昏昏沉沉,一切都好像是假的(海市蜃樓)順便把一些猥褻偷渡給喜愛詩文的讀者眾,有這樣的惡趣味真是非常抱歉。」  -林思儀
--
◎霧詩社介紹
 
隸屬朝陽科技大學
成立至今八年,在文學系所百花齊放的時代,身為一所沒有文學科系大學的學生,霧詩想提供對文學有興趣的同學一片綠洲,而我們主要在推廣現代詩,請大家多多指教。

 
現任社長:廖柏任|https://goo.gl/zKuqun
粉絲專頁:霧詩社|https://goo.gl/zh2JEm

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海葬 ◎邱剛健


 
不是這個人
是這座墳墓
躺在浪與浪之間
搖幌的島
 
不是這個島
是這座墳墓
躺在浪與浪之間
搖幌的城市
 
不是這個城市
是這座墳墓
躺在浪與浪之間
搖幌的大陸
 
不是這個大陸
是這座墳墓
躺在浪與浪之間
搖幌的人
 
--
 
◎作者簡介
 
邱剛健(1940─2013)
 
電影編劇、導演、策劃、詩人。生於福建鼓浪嶼,1949年隨家人移居台灣。早年創辦《劇場》雜誌,聚合莊靈、黃華成等友朋,大量譯介西方現當代影劇作品與理論,並曾導演與劉大任合譯之《等待果陀》。1966年赴港,以戴安平、邱戴安平、秋水長安等筆名開展編劇生涯,率續與張徹、楚原、譚家明、許鞍華、區丁平、關錦鵬等導演合作,主筆語和編劇本無數,嘗言:「《去年在馬倫巴》是我的老師。」重要作品包含《愛奴》(1972)、《投奔怒海》(1982)、《烈火青春》(1982)、《唐朝豪放女》(1984)、《地下情》(1986)、《胭脂扣》(1988)、《人在紐約》(1990)、《阮玲玉》(1992)等;返台指導的《唐朝綺麗男》(1993)與《阿嬰》(1993),用風格化的影像語言為華語電影備增異色。後移居紐約、北京,往返兩岸,在不同城市間持續創作,晚年更加醉心於寫作現代詩,著有詩集《亡妻,Z,和雜念》(赤粒藝術,2011)、《在淫蕩出發的時候》(蜃樓出版,2014)。
 
--
 
美術設計:清蒸紅燒魚
攝影來源:清蒸紅燒魚
 
--
  
◎小編囗囗賞析
 
〈海葬〉是一首空間感相當遼闊的詩,類似的句構與意象群、題目及身體性有著緊密的關聯,語言相當清晰而行文自然又不失意義的展延性。
 
海葬將死者的骨灰灑諸海面,除去容器的限制,海成為死去的人的主體,詩中以四次否定的過程慢慢認定墳墓所在的位置,一面描述躺在浪上對於身體的搖晃,一方面也利用了搖晃的島/城市/大陸/人的層層的遞進,將一個人精神意志的投射逐漸放大,最終回到人的自身,每個投奔海的亡靈都合流成一個搖晃的人,類似集體潛意識的合而為一的隱喻,也影響這首詩的意義定位。
 
在詩中埋葬的人是誰不再是重要的議題,而是重複在浪與浪之間擺盪的墳墓,這樣的形容有偌大的空隙,人與人之間也許就是浪與浪的往復關係,選擇誰的意識前往了一個島嶼/大陸/城市/人,何嘗不也是某些活著的人的生命目的。
 
邱剛健導演生前可能也懷著如此漂泊的心情,往來各個城市透過戲劇、透過詩表達著他的意識留存,可能他也因為兩岸三地的國族認同的落差與他人有過齟齬或思考的限制,但在生死交關之際,那些價值也不一定代表著這個人生命功過、圓滿與否的判準,面對著每個複雜的命題,各位讀者不妨也以這首詩為引子,思考一下自己從哪來,要往哪裡去吧。
 
◎關於不成文詩社
 
「不成文的都成詩」,詩是心志與生命狀態的展示,是世界的發明,也是發明世界的方式。
 
不成文詩社生於元智大學,遭逢時間的魔幻、空間的轉瞬,成員逐漸離散世界各地,懷抱著詩的盾牌,我們彼此都嘗試著用自己的方式抵抗來自內外的侵蝕。目前固定聚會時間多落於禮拜一或禮拜四,公開活動會公布於同名粉專,參與不限資格。
 

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禮物 ◎陳佑嘉


 
我說,不要送我傘
不要送我懷錶
很多祝福的話,不說都更明白些
 
妳說,不能送你書
不能送你鞋
我們彼此互送一顆
柔軟的枕頭
  
要狠狠地把禮物撕開,不可以
溫柔地剪
  
明明那麼小心翼翼了
可是最後我們都失去了生活
一無所有,成為彼此
乾淨明亮
最失敗的人
 
◎作者簡介
 
 1990年生,台南二中畢,元智大學財金系學士。作過證券公司、企業金融業務,現職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員工。
在金錢遊戲裡打滾了幾年,領悟人生不要知道太多;不鑽研任何事情,只用心感受。
 
--
 
美術設計:清蒸紅燒魚
攝影來源:清蒸紅燒魚
 
--
  
◎元智不成文詩社懷山賞析
 
溫柔的人最難當,溫柔的詩其實也最難寫,平淡而有味,是最需要以心力來長久維護的生活方式。
 
這首詩的作者視角以男性為主,前兩段出現傘、懷錶、書、鞋這些意義相似的名詞,以一般送禮時會迴避、代表分離預兆的物品,來避免戀人之間感情的分歧。
 
前兩段的篇幅重複地敘述彼此互相的叮嚀,透露兩人小心翼翼保持珍重情意;第二段最後決定送對方一顆枕頭,枕頭在傳統寓意裏即希冀彼此高枕無憂。然而應該成雙的枕頭只有一人一顆,萬般謹慎之餘仍然疏漏,作者在此埋下一個暗示,隱隱透露出最後不同的結局。
 
「送禮物」這個主要動詞在全詩為正面的付出,但通篇運用「不要」、「不說」、「不能」、「不可以」等反面詞語漸漸推進、堆疊成為最後的失敗。
 
維持一貫的溫柔,最後卻沒有走向好的結局,難道是生活中的種種保護其實太過刻意?第三段描寫內心的破碎和抵抗,收到禮物以「狠狠地撕開」這樣衝突的動詞來表達溫柔背後的發洩,也是全詩最為簡潔而富張力的一段。
 
「明明那麼小心翼翼了/可是最後我們都失去了生活」,點出分開是因為逃不過現實生活的繁碎。努力維繫感情,一切都好像已經做得很完美了,然而雙方越來越遷就,也從中失去自我。現實中兩人的差異無法改善,看來乾淨明亮的幸福都只再勉強,美好的愛情終究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