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4日 星期二

體貼 ◎陳繁齊


 
體貼 ◎#陳繁齊
 
我知道
前面的路是崖
我就把我們
留在這裡了
 
--
 
◎作者簡介
 
陳繁齊,1993年生,臺北人。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畢業,
喜歡貓狗、喜歡小動物,
喜歡彈吉他唱歌自娛,喜歡看海。
在ptt詩板以帳號circa0218活動。著有詩集《下雨的人》。
 
--
 
美術設計:Flickr c.c.|ryr511 (https://www.flickr.com/photos/91811150@N08/31251374096/ ),原圖加上文字、logo,依照CC分享(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2.0/ )
攝影來源:許宸碩
 
--
 
◎小編木河谷賞析
 
戛然而止或許要比明確有著更多難以言喻,特別是放在兩人之間,用以詮釋「我們」。
 
陳繁齊的詩作中多可窺見關於日常生活中愛的多種描摹。對「你」與「我」之間,恆常卻深刻的主題、憂鬱的喃喃自語,以及關於將要卻尚未結痂的傷口,或受傷的姿態,一如詩集名稱《下雨的人》,篇篇展開,都像是多雨的都市潮濕。
 
這首詩只有短短四句,像是「我」與「你」之間的「停止」。「我」深刻明白某些事物,因此而下的決定是止步於此,無論如何「我們」是不能繼續向前了。即使再往前行,也許亦能有粉身碎骨的快樂,有從崖上下墜的甜美與墮落。但「我們」只是留在原地,不前進卻也不必然後退,這樣,或許也能說是保持著某種永恆不變,沒有更差,卻也再無更好。
 
「我」與「你」是曾經的情人嗎?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嘗試之後,選擇停止互相傷害,而停留原地,再放手離開;或者「你」與「我」不必然是戀人,止步於情人的稱謂之前,卻再也無須藉由這樣的名稱來證明彼此重要與否?詩本身自然沒有提供如此枝微末節的解答,只能透過想像與猜測;觀者所能得知的,僅只是詩名已經坦然說好的〈體貼〉──「我」想著「你」,忘記自己,甚至必須假裝,同時也忘記了「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