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1日 星期四

La dolce vita  ◎凌性傑

──義大利文,甜蜜生活之義
 為我親愛的那人而做

我也會在生活的此地說他國的語言
讓脣齒輕輕開啟威尼斯與天空
陽光下橫掛著棉繩晾曬那些
一再被生活穿上又脫掉的身體
那些笑聲隔著門窗閃耀
玫瑰盛開一天有好多次
在臂彎所及開始一天兩個人

我要去哪裡?我們要往哪裡去?
兩種問法都叫我們的人生離題
花園裡的歧路使我對你充滿鄉愁
除了眼前所見,我們已然一無所知
那是我和你之間,也是我們之間
一個世界瀰漫水霧
還有模糊的香氣

這時候如果沒有我,你要去哪裡?
如果我忘記你,無法分辨什麼是
生活,什麼是日常,什麼是去去就回
你願意為我把那些過往的事物一一
命名並且貼上重新使用的標籤嗎?
讓我無知的快樂著,想像世界靜止,
同一時間做同一個人你也願意嗎?
你不是我的,我也不是你的他人
雖然有時候兩個人不代表我們
但是用皮膚就可以理解所有
形而上的問題,至於形而下的疑慮
則在不斷起伏辯證的左胸底
我伸舌舔著單球冰淇淋
那是整座佛羅倫斯,文明的天氣
或著歷史的陰雨。當我們
並肩走向一個叫做未來的地方
教堂頂端又傳出信仰和鐘響
我只是這樣一個人信你不疑

在我們境內有一種神秘
有一種美好的抵達我不想忘記
我們翻譯著彼此,做著同樣的夢
有一把鑰匙可以打開所有的門
生活的甜蜜不在他方而在這
當下,讓我用聲音用簡單的思想
蓋一棟房子叫巴摩蘇羅,意思是
思慕太陽。哪裡都不想去了
就在這裡,餐桌上擺滿理想
我甘心在這裡把一生用完
就是在這裡,在睡眠之前
還有一點遙遠的光和暗
讓世間萬物安安靜靜
各自找到各自的房間

--
 
◎作者簡介
 
一九七四年生於高雄市。天蠍座。師大國文系、中正中文所碩士班畢業,東華大學中文所博士班肄業。曾獲中國時報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梁實秋文學獎、台灣省文學獎。迷信山風海雨,寂靜的冥契與感動,渴望真實與永恆藉著書寫可堪紀念的往事都將留存下來也讓自己變成一個有故事的人。
現任教於建國中學,著有《燦爛時光》、《所有事物的房間》、《關起來的時間》、《解釋學的春天》。

--
 
美術設計:沛容
網路素材:
http://volvo.travel.net.tw/eweb/GO/L_GO_Type.asp?iMGRUP_CD=FCO1215
 
--
  
◎小編少年阿Ben賞析
  
讀〈La dolce vita〉令我想起林達陽獲台北文學獎的名作〈早安〉,作品中呈現底澄清光感,純淨而極致的愛,彷彿另兩位一前一後就讀高雄中學的松濤文社詩人相互輝映,彼此闡發了更多的意義。
 
但原諒阿Ben難以對此詩的細節有著太多的討論,這是一首盡善盡美的好作品,若真要尋找一個閱讀的切入點,或許那就是詩中無所不在且滿懷善意的坦白。誠然詩中具備了更多異國風情與為著更龐大議題的議論可能,但讀來作者更像是採取擁抱取代了抽象思維的深度辯證。這樣的寫作是建立在一種對一切所見處處充滿感情的隨遇而安下。
 
看其不斷流動著的佳句:「我只是這樣一個人信你不疑」、「有一種美好的抵達我不想忘記」、「我甘心在這裡把一生用完」,若這是一種感情關係,則對對方的傾慕之情顯然溢於言表。但這一切的情感全都來自對彼此坦誠而無所勉強的愛,所以詩句的最後回歸到「讓世間萬物安安靜靜/各自找到各自的房間」。看似讓前述的美好生活多了一點夢幻泡影的氣氛,但回頭看來卻又是一種毫不勉強的心態。胡蘭成曾說:「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而此詩間流動的,大概也是這樣子的,一種超越個人小情小愛的一種,對世間萬物更大的包容與祝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