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6日 星期日

剔牙 ◎‪洛夫‬


中午
全世界的人都在剔牙
以潔白的牙籤
安祥地在
剔他們
潔白的牙齒
 
依索匹亞的一群兀鷹
從一群屍體中
飛起
排排蹲在
疏朗的枯枝上
也在剔牙
以一根根瘦小的
肋骨
 
--
 
◎作者簡介:
 
洛夫,本名莫洛夫,湖南衡陽人,1928年生,淡江英文系畢。與瘂弦、張默同為《創世紀》詩刊三巨頭,於左營創設《創世紀》詩刊。現在旅居加拿大溫哥華。
 
其早期詩風受存在主義與超現實主義影響,被詩壇譽為「詩魔」;後期則保留超現實手法,語言上比較放鬆而有彈性,與前期迥異。近年除創作外,還潛心於書法,長於魏碑、漢隸、行草。著有《靈歌》、《石室之死亡》、《無岸之河》、《因為風的緣故》、《隱題詩》、《漂木》等30餘本詩集,另有散文集與評論數本。
 
--
 
照片提供:Kevin Carter, ©The New York Times
圖像設計:簡妤安
 
--
 
◎小編賞析:
 
第一段以直白的口吻描寫餐後剔牙的畫面,用全世界這個概括敘述出我們一般的生活日常,文中提到「全世界的人」用「潔白的牙籤」、剔「潔白的牙齒」,雖未明確指出「全世界的人」場景時間為何,但讀者可以明白在此指的正是衣食無虞的那群人。接著第二段畫面一轉到了「依索匹亞」和第一段未「全世界的人」成為對比,「依索匹亞」給人一個貧窮、饑餓的印象,象徵著「全世界」之外充滿災難的國家,在這個國家裡也有剔牙的動作,但不是用「潔白的牙籤」,而是「一群兀鷹」用「肋骨」在剔牙,整首詩短短兩段裡,充滿「貧與富」、「衣食安全無虞的社會與朝夕命危的國家」的強烈對照,兀鷹不會剔牙,但是透過詩人的意象轉換後,前後兩段內文成了衝突又殘酷的畫面,這正是詩人藏在詩裡的作用力,要引起讀者對這個世界多一點關注。讀到這裡何不好好的思考現在我們也正面對著社會住宅與居住正義的問題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