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5日 星期三

牆外──於柏林圍牆倒塌二十周年 ◎林禹瑄


他們說:所有真理都是
太過堅實的謊言
還記得嗎,那道牆
穿過三座森林,十條河流
和五百個荒蕪的陽台
將嘆息與陰影分開
把光和自由圈養起來
像海困住一座島的氣候
而我們在比較乾燥這端
出生、行走、練習撐傘
偶爾眺望彼岸,那道牆
起初是鐵絲網,後來是磚
彷彿我們的習性、生活
在小小的門窗之間
被刀叉和鞋襪建造起來
一道環狀的牆,讓世界對我們
始終置身事外──
眾生喧嘩,我們的沉默浮貼於壁
如此狹窄,和影子一起
在日昇日落裡漸次透明、稀薄
 
那道牆,你是否記得
曾經我們鑿開隙縫,竊聽雷鳴
或者窺視一場暴雨
曾經我們祈禱陽光都熄滅,我們的
願望都善於躲藏和跳躍
我們游泳、跳樓、挖掘地道
在每晚的夢境之間
閃避一顆子彈
如同閃避一個早晨
以及所有曾試圖逃離的餐桌和窗口
   
「最好倒下。」他們有了新的說法
關於愛和信仰
或這道牆,被塗鴉割據
被酒精淹沒,搗成碎片
再收編進歷史的玻璃櫃
僅僅一個黑夜,他們說
他們拆除了所有昨天
並為此創建了眾多節慶和花園
而我們仍舊逐日醒來,逐日
被困在一個個太美麗的明天     
 
「人們需要一些可見的、
真實可觸的……」他們解釋,他們狂歡
我懂,所謂時間的梗概,紀念
一些可供觀光的情節所謂謊言
悲傷、歡快、憤懣、愉悅……
二十年了,我們的孤獨
還端坐在牆的裡面,沉默、固執
反覆練習撐太堅實的傘
然後明白:世界不會因為一場暴雨
而安靜下來
 
--
 
◎作者簡介
 
林禹瑄,1989年生,台南人,現就讀於台灣大學 ,印有詩集《那些我們名之為島的》(角立出版)。曾任《風球詩雜誌》四期總編輯。作品曾獲時報文學獎、宗教文學獎、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葉紅女性詩獎、x19全球華文詩獎、全國學生文學獎等,亦曾發表於《聯合副刊》、《人間副刊》、《自由副刊》、《創世紀》、《幼獅文藝》、《國語日報》、《字花》等刊物。
 
--
 
美術設計:冬眠詩文學社陳圓緣
攝影來源:http://jaymantri.com/post/119561577503/download
 
--
 
◎北大冬眠詩文學社莫宣賞析
 
縱使距離臺灣約一萬公里,我們仍能多少知道遠在德國的柏林圍牆一直是冷戰時期的象徵,當時的東德一夕之間被蠻橫的圍住,居民如同牲畜一般被強行圈養,這道牆不僅在交通上阻隔了東西德,同時也是一種情感、文化交流與意識型態的斷絕。森林、河川等地貌本不應劃分界線,卻因為國際勢力的對抗而受害,而那些因此被迫分隔兩地的人民也只能遙望彼此。每個政權在執政時總宣稱自己是最正當的,建造了圍牆的蘇聯所施行的是非民主的社會主義,卻打著自由的口號(《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國歌》歌詞)行囚禁之實。
 
對於那些圍牆內的人們而言,與蘇聯敵對的牆外世界可能被蘇聯形容成了天災一般的暴雨或是雷鳴,企圖灌輸其轄下的居民反資本主義的觀念,然而卻無法阻止人民對於自由世界的嚮往,高壓的統治如同陽光照射在每個人身上,那些能隱藏起來的願望才不會在思想審查時被挖出來。「閃避一顆子彈/如同閃避一個早晨」早晨代表是一天的開始,通常而言象徵著希望,然而詩人卻選擇將其作為致命子彈的喻依,似乎意味著在這裡的一日之始並非帶來希望,而是逼迫人們再次面對絕望的未來。
 
第三段開始的時候,這座圍牆已不再如往昔一般穩固,甚至有人在上頭畫上塗鴉,而圍牆最後被拆除,代表著東西德的人民不再受到隔絕,就像那些過去的痛苦也隨著磚石倒塌、崩落,成為歷史課本中的一個章節,但詩人在此段收尾時卻寫道:「而我們仍舊逐日醒來,逐日/被困在一個個太美麗的明天」當初建造圍牆的蘇聯已經解體,現在還困住人們的「太美麗的明天」是什麼?在最後一段裡,「二十年了,我們的孤獨/還端坐在牆的裡面,沉默、固執」,「牆的裡面」可以解釋為「內側」,但「內裡」似乎更能呼應前面「人們需要一些可見的、/真實可觸的……」,圍牆的材質不僅僅是水泥和灰岩,還有那些概念性的事物,每個有權力決定建起高牆的人真正目的都不完全相同,前一場暴雨順利沖毀了牆,但詩人卻認為:「世界不會因為一場暴雨/而安靜下來」,摧毀一座牆並不難,難的是要如何摧毀那些建造高牆的原因。
 
--
 
◎臺北大學冬眠詩文學社
 
偏安大學寫作社群。成員十餘人,習於群聚飲水(呈動物星球頻道的羚羊或斑馬狀),寫作治療。主張以文涉事,向春天靠攏。
 
粉絲專頁:「臺北大學冬眠詩文學社」https://www.facebook.com/NTPUwintersleepoe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