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0日 星期五

母難日三題之一 今生今世 ◎余光中




母難日三題之一 今生今世 ◎余光中

我最忘情的哭聲有兩次

一次,在我生命的開始
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終

第一次,我不會記得,是聽你說的
第二次,你不會曉得,我說也沒用

但兩次哭聲的中間啊
有無窮無盡的笑聲
一遍一遍又一遍
回盪了整整三十年
你都曉得,我都記得

--

◎作者簡介

余光中,一九二八年生,台灣大學外文系畢業,美國愛荷華大學藝術碩士。歷任台灣師範大學、台灣大學、政治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教授,中間並赴美講學四年,一九八五年起定居高雄西子灣,任中山大學文學院院長及外國文學研究所所長。現任講座教授。

余光中一生從事詩歌、散文、評論、翻譯,先後主編多種文學刊物,馳騁文壇逾半個世紀,文學生涯悠遠、遼闊、深沉,在華文世界已出版著作上百種,成為當代華文世界經典作家之一。

除了創作不輟外,更關心青年們對固有文化的認識、自我創作的能力,認為這是身為師長者不容忽視的歷史責任。近年與學者、文化界人士組成「搶救國文教育聯盟」,發起全國連署,搶救下一代的中文能力。

本簡介取自博客來網頁: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16981

--

照片提供:陳奕辰
圖像設計:簡妤安

--

◎小編賞析

余光中的詩歌語言向來平易直白,但觀其一路寫來的創作傾向,仍有著不少變化和新實驗的企圖。一般對余光中的詩作討論常著眼於時不時流露出的政治傾向,但這套組詩在其常經受的政治眼光掩蓋下並沒有獲得更多的認真對待,是頗為可惜的事情。此處難以嚴格討論余光中個人的創作史,為方便討論,僅能以就詩論詩的名義將其放在一旁。

一個作家的獨特之處往往就在於能夠說出平凡人所思所感,而又能說得比一般人內心所想得更為深刻。一個時代的共同價值往往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改變,有些部分卻還是長久不移的。比起現今已更難貼近時人的大中國情懷、意象,〈母難日三題〉這首詩的母親書寫無疑更貼近讀者一些,本文僅討論第一首詩。

這一首詩的主要意象構成其實相當簡單,以兩段哭聲為起始與終結,並透過細節的描繪而達到深刻化的效果,從而成就了孩子對母親溢於言表的孺慕之情。第一次的哭聲是兒子對母親哭,自己是毫無印象的;第二次的哭聲亦然,但母親是毫無知覺的。前者的哭聲放去可以獲得母親的關愛,後者卻僅能投到虛無飄渺處,這樣的兩相對比:「你不會曉得,我說也沒用」,讀來頗有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情懷。

若全詩僅僅憑藉兩段哭聲來對比來建構,張力固然有餘,卻未免顯得過於濫情而單向。余光中在接下來的段落增添了母親的笑聲,這樣單薄卻明確的形象透過第三段二到四句:「有無窮無盡的笑聲/一遍一遍又一遍/回盪了整整三十年」來逐字逐句迴遞的加深。都說是逝者已矣,但當摯親摯愛者過世了,所記得的形象又到底真能多麼豐富?余光中只記得那最好的部分,此處母親的單一化形象,讀來卻顯得真摯無比。也由於有此處對母親特質的描寫,最後輕輕放下,又回歸懷思的情緒才不流於濫情的哭喊。這是一首情感真摯卻具備節制力的小品,讀來頗有感染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