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4日 星期二

生日 ◎代橘


生日 ◎代橘

那條通往我的生日的小徑
已經被叢生的雜草湮沒

那個你不認識的男人
在寂涼的夜半大聲叫嚷
福如東海

壽比南山
我想吹熄紋風不動的燭火
卻只聽見徒長的馬齒打顫的聲音

那束玫瑰也只開了一夜
然後就有人放起鞭炮
生日

快不快樂?
在夢裡嚐到一塊年邁的蛋糕
那種我不認識的口味

有點苦澀。

--

◎作者簡介:

原本原本,想將舊網頁中關於我,關於代橘,關於Elea,關於羊男的種種都收錄在這裡,但其實我是不重要的,我是代橘,代橘是Elea,Elea是羊,這些一點都不重要。

人們懷抱著他的歷史,就以為那些部份構成了他的價值。
事實上,當他打算向前邁步的時候,他的歷史是他最沉重的負荷。

我無意侵犯自己。畢竟,認識我不代表了解我。因此,個人網站的「個人」, 很抱歉的是,我只能留下一個電子郵件地址。
如果需要聯絡我,可以利用以下這個電子郵件信箱:
Elea@tp.edu.tw

我可能無法來函必覆,不過我會盡量努力。無論如何,還是先謝謝你對這個網站及這個「個人」的關心。

PS.作者簡介截於http://www.elea.idv.tw/Preface.htm


--

照片提供:簡妤安
圖像設計:簡妤安

--

◎小編賞析

通往「生日」的小徑只有「時間」一途,作者沒有言說也沒有告訴讀者為什麼會被叢生的雜草淹沒,能淹沒時間的想來是瑣碎的事,也許工作、家庭又或者不足為讀者所知的事。第二段接續寫到「不認識的男人」以及「夜半祝壽」,是否是正是被雜草叢生的時日所淹沒的自己,而哪有燭火會紋風不動,只有「時間」能停下來、燭火方能不動,然而在怎麼樣終只能感嘆自己虛度光陰,「只開一夜的玫瑰」像是生日的這天回顧過往的欣喜,只能用這短暫的時間,轉瞬即逝,接著是「鞭炮」像是提醒讀者時間仍繼續前進著,作者在字裡行間用不同的表達方式感嘆著時間易逝,每逢生日便收到生日快樂的祝福,然而快不快樂只有自己才知道,夢裡連蛋糕都是「年邁」的,一種以前從未嘗過的滋味,味道是「有點苦澀」,生日有甚麼好快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