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日 星期四

鄉仇 ◎‪廖啟余‬

鄉仇 ◎廖啟余‬
 
小時候
鄉仇是一本課本的國語
ㄈ在那裡
ㄏㄏ在這裡
 
長大後
鄉仇是一座工廠的廢氣
魯在這裡
$$在那裡
 
後來啊
鄉仇是一場抗日的會計
我打那裡
你打我這裡
 
而現在
鄉仇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共匪在這裡
幹你娘,共匪就在這裡
 
--
 
◎詩人簡介
 
廖啟余,1983年生,高師大附中、政治大學中文系所畢業。作品入選《2007台灣詩選》、《台灣七年級現代詩金典》,出版有詩集《解蔽》。
 
--
 
美術設計:宸碩
攝影提供:網路素材
 
--
 
◎小編少年阿Ben賞析
 
廖啟余這首詩的佈局結構改寫自余光中膾炙人口,也收錄在不少國文課本中的名作〈鄉愁〉,對於一般的讀者而言,可能需要對抄襲、致敬跟顛覆作一個小小的區分,這個粉絲專頁不是學術問題來去的場合,所以阿Ben在這裡僅草草帶過。
  
在目前看來,如何認定抄襲並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但是詩作中若有著字句或創意的直接挪用,那麼就很有可能被認定為抄襲。這裡我想推薦作家朱宥勳所寫的〈文學抄襲的三種類型〉一文(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6%9C%B1%E5%AE%A5%E5%8B%B3/%E6%96%87%E5%AD%B8%E6%8A%84%E8%A5%B2%E7%9A%84%E4%B8%89%E7%A8%AE%E9%A1%9E%E5%9E%8B/629787297062130),雖然對抄襲行為分成三種類型的這個學術分類僅為朱一家之言,但在阿Ben看來他的分類還算是相當公允的。每個人心裡有一把尺,我們在寫作的時候,必須小心避免逾越了界線。
 
那麼,致敬跟顛覆又是什麼?有的時候寫作者在寫作時會「有意識的」引用(有的人為了表示負責,會把自己的引用用加註的方式說明,以避免別人誤認該句的創意來自自己)或改寫別人的句子、結構等寫作方式。這樣的寫作很可能是為了向某一個文學作品致敬(好比楊牧〈有人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被改寫了很多次),也有可能是為了消解經典的嚴肅性,來完成其他的目的(像是寫作的實驗、遊戲、嘲諷......理由各有相同或不同者)。廖啟余此作無疑更傾向於後者。
 
相較於余光中〈鄉愁〉傾訴因為政治環境,而在身體居所與心靈認同上的不同傾向,導致一個鄉愁無所寄的一代人縮影;寫於連戰赴中參與閱兵之際,廖啟余此作無疑是對某一些一代與一代不同腦袋的人的諷刺。
 
「小時候」、「長大後」、「後來啊」、「而現在」的四個階段,從鄉愁到鄉仇,敵人的位置不斷偏移,而在「這裡」跟「那裡」的也逐漸從起初的共同想像中變形,最後帶來了相當多的困惑。從小時候在那裏的「ㄈ」──我以為應該是匪的諧音,理由是在「那裡」。但亦有其他的可能,例如注音符號是國民政府進入台灣後提供做為學習一部分的產物,這或許也暗示了國民政府播遷來台之前的台灣原先住民嘗試在此一過程中學習注音符號和辨認。
 
而這首詩到最後「共匪就在這裡」,詩人忍不住爆了一句粗。或者有些人會覺得粗俗,但文學作品本來就沒有一定要為優美抒情服務的義務,阿Ben看待作品的方式向來不在他的用語雅俗,而是這個用語放置在文本中帶來的效力。
 
而在這明顯回應現實荒謬的詩作裡,看你我父執輩時候能以「通匪(共產黨)、匪諜」下人於罪的國民黨門面人物今日卻主動「通匪」,只在台灣兩三代人間的事,態度和立場,卻有了如此巨大的轉變。原先有罪(接觸共產黨)的都無罪了,原先是敵人的都是朋友了,一個滿腔熱血的詩人怎麼能不因為荒謬,卻又無力的只能拋出一句於事無補的髒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