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日 星期六

試驗——之一 ◎席慕容

試驗——之一 ◎席慕容
 
他們說 在水中放進
一塊小小的明礬
就能沈澱出 所有的
渣滓
 
那麼 如果
如果在我們的心中放進
一首詩
是不是 也可以
沈澱出所有的 昨日
 
(選自《席慕容.世紀詩選》)
 
--
 
◎作者簡介
 
席慕蓉
 
祖籍蒙古,生於四川,童年在香港度過,成長於台灣。於台灣師範大學畢業後,赴歐深造。專攻油畫,1966年畢業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皇家藝術學院。曾任台灣新竹師範學院教授多年,現為專業畫家。著作有詩集、散文集、畫冊及選本等五十餘種,讀者遍及海內外。現為內蒙古大學、寧夏大學、南開大學、呼倫貝爾學院、呼和浩特民族學院之名譽(或客座)教授,內蒙古博物院特聘研究員,鄂溫克族及鄂倫春族的榮譽公民。
 
--
 
美術設計:許宸碩
攝影來源:許宸碩
 
--
  
◎小編鋼筆人賞析
 
這是一首簡單卻有點深意的詩。詩人使用前後結構相似的字句,讓「水中放明礬沈澱渣滓」與「心中放詩沈澱昨日」互相對照。
 
然而,水放入明礬是為了潔淨,心中放入詩,是為了要淨化內心嗎?換句話說,昨日反而是污染內心的東西嗎?然而,優秀的創作常常需要深厚的底蘊與經歷,「昨日」,也就是過去,是創作最珍貴的資產之一。
 
席慕容的詩能否符合某種美學標準是可以討論的,但不可否認的是他的詩打動不少人。之所以能打動人,除了其溫柔敦厚的詩句、簡易明瞭的意象運用,豐富的人生經歷也使他能提煉出那些值得書寫的場景、意象而使人產生共鳴。
 
與其說「昨日」是污染心裡的東西,或許可以用另一種說法:藉由詩句,我們可以把過去發生的快樂、悲痛說出,詩句於是成為這些東西的凝結;而創作完後,內心由於沒有過去的糾纏,而得以放鬆。
 
過去固然是塑造人成為當今模樣的重要因素,但如果只糾纏在過去、頻頻回頭,那人終究無法前行。詩人寫下這樣的詩句,或許也隱隱告誡自己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