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8日 星期四

祝福 ◎孫維民

祝福 ◎#孫維民
 
但願你的心神寧靜
如一小船──在夏天
下午已經過去,雲霞
因為夜色越來越美──
通過湖面,幾乎無聲。
通過畢剝的火把,流螢
字語曲折的航道
西班牙屋頂,台灣的草花
 
但願你的旅途平安
如一小船通過湖面。
縱使水中也有奇異的
生物,粗糙的石塊
難以理解,不可辯駁
的決定──黑暗的波浪
終會止息,星座仍然完整
仍然熠熠,湖底的寶藏
 
--
 
◎作者簡介
 
孫維民,民國四十八年生。政大西洋語文系畢業,輔大英國語文學碩士。擅長散文、詩、極短篇、文學評論。曾獲梁實秋散文獎首獎及佳作、中國時報新詩首獎及評審獎、臺北文學獎新詩獎、中央日報新詩獎、藍星詩刊屈原詩獎、優秀青年詩人獎、梁實秋文學獎散文獎等。著有詩集《日子》(2010)、《麒麟》(2002)、 《異形》(1997)、《拜波之塔》(1991) ,散文集《所羅門與百合花》(1998)。
 
對於寫作,孫維民一向是真誠自覺的,鮮少追逐潮流。十五歲開始寫詩。文風精緻獨特,思維綿密,涉獵廣博。作品多次選入國內外重要選集。
 
--
 
美術設計:楊沛容
攝影來源:Unsplash|Benjamin Hemati / Federico Beccari
 
--
  
◎小編少年阿Ben賞析
 
讀孫維民的作品,勢必不能忽略他在細節面的經營。是情調與細節上有連續性的敘事,構成了〈祝福〉這首解讀意義上比較幽微的作品。
  
或許對於初入門的讀者,我們可以觀察的是,在這樣一首僅僅兩段的短詩裡,孫維民如何運用標點符號、分行跟字句的長度來控制閱讀節奏?這些大量的「象」後面又乘載了多少的「意」?從判讀他們的關係開始,我們可以試著去聯繫他們,最後解讀這首詩。
  
初步理解這首詩的技巧,可能需要以兩段比較的方式開始。這首詩的兩段都以一種祝福的形式「但願你」開始,不同的祝福內容,到了第二句以後有了變奏:「如一小船──在夏天」(以破折號強行分割句子,讓「在夏天」變成一種補充,是延伸的手法)、「如一小船通過湖面。」(收斂,而且透過句號來加強結束的狀態)。其實很難分別誰是誰的變奏,但孫維民在這邊運用標點符號,讓整首詩的節奏感被創造出些微的差異,而也是這樣簡單的差異,分別成了兩段各自的主旋律,卻又因為主要意象畫面感的相近(例如:船、湖水、祝福、通過)被結合在一起。
 
事實上,在整首詩中,使用句號跟破折號來帶動效果並不罕見。第一段的三四句:「下午已經過去,雲霞/因為夜色越來越美──」讓第二句的「在夏天」同樣成了此二句的補充。當然,「下午已經過去」,同樣也具備著類似的效果,從節奏和填充內容上,顯然他們是一個良好的背景音,既幫忙拉出了雲霞和夜色這個主題,也可能暗示了這份「祝福」給予的時間點。此處利用破折號延伸句意,讓「雲霞/因為夜色越來越美──」得以拉長開來,從而成為第一段後四句以「通過」為主的動作的主詞。這樣的書寫既是漂亮的敘述,同時卻可以被很好的延續,補充更多美好的可能性。而這些句子之間,也透過伸展的共性,存在了一種新的節奏感。前面兩句既是「整首詩的調子一」,三四句則是「在第二句的延伸下被拉出的主題」,末四句則是「以三、四句為主詞開展出來的敘事」。在這個段落中,延續的特性是持續的,末四句的這些名詞,作為象徵,既是「被通過」的敘事,很容易被忽略。但我們可以用細部的檢視來練習怎麼解讀。這些名詞間是怎麼排列的?第五句:「通過湖面,幾乎無聲。」延續了第三、四句,帶出了「通過」的性質,讓「雲霞/因為夜色越來越美──」不只是一個畫面和場景,而是具備能動性,能夠「通過」此時此刻許多不同位置的主詞。卻又很快利用了「幾乎無聲。」這樣偏靜的句子跟句號,讓這個「動」的狀態被收斂起來。第六句開頭的「通過」是一個再起,又何嘗不是上面偏靜態的「通過」的一種變奏?五到七句的象徵更像是虛寫了,「畢剝的火把」在夜色中是一種近乎希望與生命的象徵,火把周圍的「流螢」既有著火把燃燒時不時甩出火花的畫面感,也同樣可以作為一個零碎的組件,帶出「字語曲折的航道」。或許這份祝福的對象也是一個愛好文學的人,又或者內心敏感纖細,才讓這份旅程的猜想被平白增添了幾分曲折。「西班牙屋頂,台灣的草花」做為這一段的結尾,是一種實寫還是虛寫?或者是作者希望在這裡做出一個異國情調與本土草根的比較,或者是被祝福的對象此行赴歐。但我們也應該注意,第八句作為一種排列形式的句法寫作,他是怎麼從第七句結束後跳出來的?或許第七句有著一個隱形的句點作為連續動作的結束,但我更傾向解讀為,是第七句提供了踏腳的發力處,讓第八句這樣輕快的句子成為了一種無法解釋,但確實存在著的,前面這些畫面感之上的意義昇華。而這所有的一切,作為旅行的過程,都可以回顧到第一句:「但願你的心神寧靜」。
 
相較起第一段,第二段的寫作雖然也透過敘事來延伸場景,筆法上卻更加瑣碎一些。比起第一段的純美,第二段的第二句以「通過」作為兩段間幽微的聯繫,卻在第三句直接以「縱使」,話鋒一轉,帶出不確定,甚至可能充滿惡意的場景。以整首詩的脈絡而言,這顯然已經是目光所更難及之處。「縱使水中也有奇異的」放在「如一小船通過湖面。」這樣的平靜句子後頭,擾亂了一江春水,提供了一個不知是好是壞的可能性。卻被第四句:「生物,粗糙的石塊」轉變成了旅途上可能的凶險。「難以理解,不可辯駁」的主詞既可以延續著上面,讀成「粗糙的石塊」,卻又可以同樣套用在「水中也有奇異的/生物」身上。第六句「的決定──黑暗的波浪」,前面是第五句的補充,這樣的分行是為了讓「難以理解,不可辯駁」同時有三四句的形容詞(效果一),跟一種決定的形容詞(效果二)的兩種效果,換言之,既可以三四句為一組解讀,三四五句為一組解讀,五六句為一組解讀,讓這些可能性同時成立,是透過這種分行手法,讓句子可能存在著事主詞、形容詞,或者受詞,甚至只是一個狀態或補充的曖昧性。並且依靠這種曖昧性去發展。破折號以後是這樣的句子:「──黑暗的波浪/終會止息,星座仍然完整/仍然熠熠,湖底的寶藏」寫法仍是幽微曲折,一環扣一環。這三句中明顯可以做為對比的「黑暗的波浪」與「星座/湖底的寶藏」既可以同做為前面的「決定」的一種延伸來解讀(而決定的解讀方式也有很多種可能成立的可能性),卻同樣可以猜想為,這個「決定」本身僅僅對應到「黑暗的波浪」而已。這些瑣碎的敘述帶來的可能性,讓第二段的中間偏後部分顯得光暗難分,沒有辦法輕易斷定哪個象徵是正面或者負面的。但結尾處還是提供了相對光明安穩的象徵:「星座仍然完整/仍然熠熠,湖底的寶藏」若我們把後三句依照順序看下來,顯然那些「黑暗的波浪」,作為一種負面的象徵都會平息,而在他們過去以後,天上的星座作為一個永恆不變的標誌仍然完整、明亮,倒映在湖中,成為了充滿價值的寶藏。這應該是暗示著兩人的友誼,或對方信仰的價值,可以成為旅途中迷惘時,遭遇危難時的指引與座標。另外,當然,這也可以讓我們回顧到這一段的開頭「但願你的旅途平安」。
 
這首詩有一些難解,有一些複雜,是因為作者把曖昧性運作到了極致。分段呈現的兩種情調,前段延續性跟畫面感很強,後者比喻較多,每一個詞的可能性也很多,卻又可以作為一個延續性的作品來解讀。但觀察這首詩在意象間如何聯繫,如何創造句子跟字詞解讀多樣性的部分來解讀,閱讀節奏,感受情調,分辨複雜處,我想是初學者很好的練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