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0日 星期日

無法構築一座城市 ◎‪郭申睿‬


無法構築一座城市 ◎‪#‎郭申睿‬
 
1.
市民渴望擁有一對月亮,所以挖掘了
一池水塘。為了避免魚族入侵,他們
培養出具有抵抗能力的水藻,以排除
水中的月亮在夜晚被吃掉的可能性。
  
2.
下起了雨,車站前廣場地磚排列成整齊的
方格結晶體。一些散落的菌種開始生長成
蕈類植株,發展出子實體。孢子群落蔓延
,引發咳嗽,並且造成街上遊民的恐慌。
 
3.
擁有一對翡翠綠雙眼的虎斑貓從屋頂
潛入閣樓,在屋梁上細細窺探孩子的
夢。月光佔據臥房裡的空氣,床頭上
夜燈於是暗地流淚。夢裡的時鐘已經
不會走了,如蛇的貓尾仍規律擺動。
 
4.
人們的慾望及悲傷逕流至深黑的溝渠,
匯集成一條暗紅色巨大河流,漫過城市
核心地帶,並且定時氾濫。河港的船隻
偶爾發出哀鳴,沉重的貨櫃載進載出。
 
5.
那些坐在咖啡店裡的布爾喬亞們
遺忘了今晚的音樂會。他們戴著
偽裝的助聽器,儘管早已失去了
耳朵。隔年,他們在演奏廳裡,
舉辦了一場助聽器的化妝舞會。
  
--
 
◎作者簡介
 
宇路,本名郭申睿,1990年生。高雄中學、臺灣大學社會學系畢業,曾任台大現代詩社社長。作品零散發表於網路、台大現代詩社作品集《流離語族》。
過完別人要的人生後發現無話可說,所以寫詩。
  
--
  
美術設計:陳奕辰
攝影提供:陳奕辰 
--
 
◎小編賞析
 
最開始見到這首詩時,作者特意將其格式齊頭齊腳的直立編排,猶如一棟棟的建築物參差聳立於紙上像一座城市,而隨著讀者一步一步的走進這城市中,細細體會每扇門窗排列所帶來的故事。
 
粗的來看,每首組詩都各有想表達的主題,比如一對月亮的隱喻,像是城市裏形單影隻的人的寂寞,而另一個月亮中則是水中的倒影,是終日追求而不可得的幻影;再看第二首,這令我想起SARS期間,白色口罩的生長的數量有如孢子繁殖夾代的恐懼也著實令人感到不安恐慌,資訊資源傳達迅速的城市,恐慌亦然;讀到了第四首,意象明顯而鮮明,每日的生活作息都被指針所制約,如果情感只能被迫壓抑,如河流般氾濫的情形也必然來到,似乎暗指了城市社會的陰暗面;最後一首相當的有趣,布爾喬亞是資產階級法語的音譯,而資產階級則為資本主義社會所做的階級劃分當中的富有階級(謝謝維基百科),「他們戴著偽裝的助聽器,儘管早已失去了耳朵。」媒體蓬勃的時代,部分資產階級所作所為均受到公眾所檢視,而其獨斷自做自事、少進人言的形像就像是戴了偽裝的助聽器一般不願為公眾利益妥協,財閥的形像躍然紙上。
 
可能是作者於求學階段所作,放眼所寫盡皆是城市的陰暗面與缺點,又或者其天生悲觀似乎控訴這這個社會的種種不公,從寂寞、恐慌、時間的流逝到慾望的承載、社會型態,眼睛稍稍離了紙張遠了點,又是座城市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