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5日 星期五

其後 ◎楊廷浩

 
我取消所有黑暗
遠離一切傑作的開關
生活平凡,打卡
刷刷存在感
抱怨完繼續苦幹,影子
很淡,一顆青梅
咀嚼星星的聲音
如果這是當初
我們相看的眼睛。
 
--
 
◎作者簡介
 
楊廷浩,1994年生,目前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就讀。現為「請勿久佔」讀詩會成員,亦在「每天為你讀一首詩」為喜歡的詩寫一點賞析。
 
--
 
美術設計:許宸碩
攝影來源:許宸碩
 
--
  
◎小編少年阿Ben賞析
 
可能很多喜歡新詩、關心文學的朋友已經看過廷浩的臉書動態、分享的讀書心得等等了。但未必有人留意過他的作品(實際上阿Ben看過的也不多),恰好近日看到了他的這首詩,覺得很喜歡,所以希望推薦他的寫作,也希望他之後可以更加的進步。
  
〈其後〉作為原詩的題名,在詩中卻難以看到太多的痕跡。這或許說明全詩都是一種「其後」,而此一狀態中的一切所見所想,俯拾皆是的是其後所帶來的影響。
  

阿Ben把這首詩視為一首情詩看待,但當然這個「其後」不必一定要做感情解,也未必就是分手。可能在友情、親情,甚至其他的可能性上面都能成立。全詩一共九句,前四句為實,後四句為虛,在第五句處完成了語言內涵的層次轉換。讓我們從第一句看起:「我取消所有黑暗/遠離一切傑作的開關/生活平凡,打卡/刷刷存在感」此四句寫作上乾淨,但更需留意的是語句間的相互拉扯關係。或許「其後」作為題目,亦是「我取消所有黑暗」的背景布。此句讀來給人一種「我」的造物主形象,還有迎向光的錯覺(因為黑暗都被確實取消)。但次句卻是:「遠離一切傑作的開關」,顯然這些美好與良善的價值,也不是這個「我」所要的。那麼他要的究竟是什麼?令人玩味。在前兩句拉扯出的張力後,三到五句就回歸了生活。看似平淡,卻未必甘於如此。第五句到第六句:「影子/很淡」並未明指主詞,這是自己的影子還是對方的影子?廷浩沒有明說,只是把情感進行下去。「很淡,一顆青梅/咀嚼星星的聲音」此處的很淡既可以是影子的顏色,又可以是這顆青梅的味道。是這樣的雙關,讓前後句子銜接的進程得以被完成。此處的這顆青梅或許是「我」正確實食用的,卻以小承大,內裡包裹著而無法吞嚥的是「星星的聲音」。這份「其後」的情感在此處變成了一個日常處卻不平常的哀悼,而廷浩從這個無法嚥下的梅籽中,又將其意義提升,超越了時間和空間,回歸到記憶中「我們」的情感層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